笔趣阁 > 绝世魔妃之扶汐惊华 > 第24章 再遇杀手

第24章 再遇杀手

  云扶汐给梦婵使了个眼色,让她退至一旁。

  梦婵自知实力悬殊,但是她也知道,小姐才刚可以修炼灵力,也就灵士初期,还没她灵士中期的修为高呢!不能丢下小姐啊,梦婵不退反战,站在云扶汐的左侧与云扶汐并肩作战。

  云扶汐勾唇一笑,果然是自己身边的人,没有胆小的。

  杀手的刀身反射的亮光在云扶汐的瞳孔间闪过,一阵阴风袭来,发丝被风扬起。还没有等杀手反应过来,云扶汐一记重拳已经袭过一个杀手的侧脸,紧接着一记重脚袭向杀手的胸口。

  云扶汐借着脚力后空翻让后方袭来的另外一个杀手扑了个空,顺着后空翻一记重脚袭向了杀手的后背,瞬间两个杀手的身体重重的落地。

  树叶掉落在地上,众人屏住呼吸,难以置信,就连梦婵也是一脸的不敢相信。

  灵力高强又怎样?我让你还没开始运用灵气就倒地不起!见识一下什么叫二十一世纪的格斗术!

  云扶汐勾唇,她发现了一个现象,玄灵大陆的人极其注重灵力的修炼,但是,他们却不擅长于近身格斗,比起灵力的快捷神奇,大多数人都选择花费大把大把的时间修炼灵力,而忽视了对武力的训练。

  杀手似乎有了防备:“老二,不可轻敌。”

  眼前的这个人明明就是废物云扶汐,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能打了!这还是云家的废物云扶汐吗?!

  “是,大哥。”两个杀手从地上爬了起来,呕吼道:“你这个贱人,这次,你可没那么好运了!”

  “那就试试看吧!”云扶汐知道对方要下狠手,使用灵力了!

  云扶汐手里捏着银针,镇静自如,做出备战姿态,笑意挂在唇边,丝毫看不出来紧张。

  四个杀手大气也不敢喘一声,牢牢盯住云扶汐和梦婵的一举一动。

  为首的杀手一声冷喝,运起灵气,向云扶汐放出了冰状物的椎体,眨眼之间四面八方都是冰状物袭来。

  云扶汐放松身体,优雅的翻身一跃,在空中转了好几次,堪堪躲过致命的几道袭击,饶是如此,发丝凌乱,腿部隐隐发痛,被冰锥刺伤。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灵力的运用。灵师级别的修炼者,已经可以将灵气化为实物,转化为攻击的兵器,而灵士级别的修炼者,却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梦婵运用火元素与冰锥碰撞,发出嗞的声音,奈何她的灵力不及为首的杀手,释放的火元素不足以抵挡四面八方的冰锥。她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在躲避的时候,手臂上不甚受伤,涌出了鲜血。

  云扶汐使出银针,让人眼花的密密麻麻的银针向杀手袭去,“看看是我的银针厉害还是你的冰锥厉害!”

  杀手们纷纷运转灵力将自己周身防卫起来。

  杀手们动作迅捷却没有云扶汐的动作快!

  “啊——”银针入体,躲闪不及的一个杀手只觉得大腿剧痛无比,如万蚁酥钻心般疼痛,顿时感到浑身酥麻无力,难以忍受。

  “四弟,你怎么样?”

  “大哥,我好痛,我要死了!啊——”

  又是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

  “你对我四弟做了什么!”

  “没什么,不过是在银针里面淬了一点点毒。”云扶汐淡定道。

  “你这个妖女!”

  云扶汐冷笑一声。

  就在将军府里面,也有人想要杀她,云扶汐承认,她从来不是什么圣人,但是如果有人要害她,那么,她不仅不会心慈手软,还会让他死的痛苦万分!

  杀手似乎不想再继续下去,想要速战速决,主动出击,攻击云扶汐。

  云扶汐只觉得耳旁一股凌厉罡风刮来,手中运用灵士初期的所有灵力,拼尽全力格挡,成功地使杀手幽灵般的身形一顿。

  这个废物居然挡住了灵师级别的袭击!!!

  这是跨越境界战斗好不,他可是比云扶汐足足高出了一整个境界!!!

  杀手脸上有着毫不掩饰的惊讶。

  少女脸色不变,内心却震撼不已,原来这就是灵力的威力,如果不是刚刚她用了空间至宝幻影世界来抵挡杀手的攻击,只怕此时,她的手已经废了!!!

  云扶汐内心懊悔不已,不应该小看了这群杀手。

  “小姐,你没事吧!”梦婵那边的状况也不好过,看着小姐受了一掌,急得大叫。

  “轰砰——”梦婵被杀手一掌劈落在地,口吐鲜血。

  云扶汐瞳孔放大,“梦婵!”

  云扶汐怒了,面容冷漠,双眼如冰,宛如地狱而来的恶魔,周深弥漫着漫天的杀气。云扶汐的眼睛,没有杀手敢对视人,因为一旦对视,宛如坠入地狱。

  “你们不该动她,动她的人,只有,死!”云扶汐冰冷无情的声音缓缓吐出。

  云扶汐有一个特点,就是护短,只要是她身边真诚对她的人,她愿意不遗余力的守护朋友,保护朋友。

  看着眼前的四个人,云扶汐仿佛在看死人一般。

  云扶汐眼神一缩,动用灵力,转眼之间瘦弱的身体如同清风一般,停顿不过三秒钟,拂过杀手的颈脖,小手一转,“咔嚓”一声,杀手的脖子受到钳制,身体来到一个杀手的后方,积蓄力量,瞬间手中用力,前面的杀手头破血流,双眼死不瞑目。

  云扶汐脚陡然一登,好死不死的正好踢在另一名杀手头部的太阳穴之上。

  良久,落地,四个杀手,死了一半。

  “你居然杀了大哥和四弟!”剩下的两名杀手看见倒在地上的两个人,眼中含泪,满是仇恨的目光看着不远处飘散而立的云扶汐。

  “他们自找的。”云扶汐肆意张狂的笑着,眼神中突然有些柔软,看也不看那两个杀手,径直扶起地上的梦婵,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让她躺好。

  “好一个将军府二小姐!我兄弟二人,今天一定要让你血债血偿,为大哥和四弟偿命!”

  “有本事就来吧。”云扶汐冷漠一笑。

  云扶汐迎上两人,却始终无法占上风,对战之中,口中的鲜血已经忍不住了,突然一口鲜血喷出,身上的气势陡然消失无形,单膝跪地,一手捂住胸口,一手擦掉嘴角的鲜血,眼神如冰凌射向两人,如同天寒地冻一般。

  杀手眼见机会来了,一记杀招,势必要取云扶汐的性命。

  这是天要绝她?不,还有离魂伞可以用。

  “小姐——不要啊——”梦婵时刻关注着战况,眼见不妙,大叫起来。

  “尔等放肆,休要动她。”屋顶上一个人施展轻功飞身而下,看见云扶汐被人围攻,险些要死了,一道灵力化却二人的袭击,再一道灵力从袖中发出,精准的打在两个杀手身上,

  两个杀手,顷刻之间,口吐鲜血而亡。

  “小野猫,你没事吧?”从天而降的辰王殿下楚沐辰关切的问她,云扶汐听见声音抬头,看见白日里一抹玄衣黑色的身影,墨发飘荡,眉眼好看极了,俊美绝伦的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长长的睫毛,漆黑的瞳孔深不见底。

  云扶汐清冷的眸子瞬间褪去了血丝,淡然道:“多谢你救了我。”

  这个男人像天神一样降临,救了她和梦婵。

  楚沐辰也没有过多的表情,并不在意云兮的冷淡,他本来无意干涉这样的事情,定晴一看,却没有想到,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的人是云兮,这才出手相助。

  “小野猫,这是我第二次救你了。”第一次是雷劫降临的时候,这个男人如同天神般,用灵力击退了雷电。就是因为雷劫引发了兽潮,这个男人并没有丢下她,反而带着她和小白一起逃命。

  “辰王殿下大恩大德,小女子无以为报。”云扶汐似笑非笑的看着楚沐辰,尽管他救了她,可是他出现在他家里,而且好巧不巧的救了她,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的巧合。

  楚沐辰感受到少女淡淡的疏离,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云兮,你知不知道,本王如果要取一个人的性命,还不至于派这些实力弱,长的丑的卑劣之人。”

  云扶汐默默地无语,实力弱,长的丑的卑劣之人。

  “辰王殿下言之有理。”云扶汐顿来顿道,“恕不远送。”

  “真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女人!”楚沐辰碰壁了一般,就像没有来过一样,转身就走。

  云扶汐不知道怎么回事,没由来的对于这些皇家之人有些厌恶,今日之事,不是云清歌所为就是皇后娘娘和太子所为,不用脚趾头想都能猜出个大概了。

  不管是不是跟他有关系,云扶汐都不想把楚沐辰牵连进来。

  “梦婵,站起来试试,还能走吗?”云扶汐扶住梦婵。

  “小姐,我没事。”梦婵站了起来,“小姐,他就是辰王殿下啊,果然英俊不凡呢!传说辰王殿下是灵力高手呢,年仅十五岁已经是灵尊强者了,不过我听说辰王殿下喜怒无常,是个冷血无情的人,而且他从来不近女色,从来不让女子近他身一米的。”

  喜怒无常,冷血无情?

  云扶汐倒觉得他颇有谋略,深藏不露,还有,笑里藏刀,眼里在笑,心里指不定在算计人呢!

  “为什么不让女子近他身一米?”云扶汐破有疑问。

  “辰王殿下天人之姿,都是觊觎他美色的女子吧,也难怪辰王殿下看不上眼。”

  “好吧。”

  “那如果靠近了,那又如何?”

  “据说辰王殿下把她们的头发削了下来。”

  云扶汐吐槽,没想到这个男人还有这种癖好,南临国美貌的女子向来将自己的容颜看的比命还重要,头发没了,岂不是命都丢了一般。

  “对了,小姐,这些人的尸体怎么办?”梦婵问。

  “不用管。”

  想必她的一举一动早就被云府的人给盯上了吧,这么大打打杀杀的动静也没有人知道,打死她也不信!

  “好的,小姐。”

  云扶汐看着不远处的院落,看起来院子十分萧条,院子里面种着几颗梨树。

  不知道为什么,云扶汐对这里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梦婵,我们进去看看。”

  “好,小姐。”

  正欲走进院子耳边却传来一声带着责骂的声音。

  “二小姐,你外出多日未归,如今才刚刚回府便犯下了人命案子,打死了府中的奴仆。”

  一个身穿暗紫色衣服的老嬷嬷,头发梳着一个圆髻,戴着头顶一对翠玉的发簪朝着云扶汐的方向走过来。

  没有行礼,只有训斥,似乎云扶汐不是主子,而她才是主子一般的姿态。

  “二小姐如今的所作所为没有半点大家闺秀的样子。将军和众位叔伯都知道这件事了,正在祠堂等你问话呢!”

  刘嬷嬷直视着云扶汐,开口便训斥道。

  云扶汐挑眉,她前脚才解决一个麻烦,后脚这件事就传到了父亲和叔伯的耳中,呵,这是要给她一个下马威吧。

  “跟老奴走一趟吧!”

  刘嬷嬷挥了挥手,让身后的随从动手抓住云扶汐带走。

  这个废物居然能杀死四个灵师级别的高手,倒是让人意想不到,不过,无论是谁死,都有办法定云扶汐的罪。

  云扶汐抬起清冷的眸子,似笑非笑:“你主子就这么想我死?”

  刘嬷嬷一惊:“二小姐这是哪里的话,王姨娘怎么说也是小姐的姨娘,怎么可能害小姐呢?都是将军和众位叔伯派老奴来请小姐的。”

  云扶汐明了,这个嬷嬷的主子王姨娘,也就是云锦再娶的并气走大哥云扶州的女人,王玉。

  “嬷嬷的速度真快,本小姐还没回院子里呢!嬷嬷这就来拿人了。”

  如果说不是提前预谋好的,她可不信。

  “老奴不敢,老奴也是听从将军府的主子们办事。”

  “本小姐看你没什么不敢的,眼里心里,主奴不分,毫无尊卑,连行礼这等小事也不放在心上,怕是狗仗人势的时候多了,早就已经记不清将军府的主子到底是我父亲还是她王姨娘了。”

  云扶汐似笑非笑的望着刘嬷嬷。

  “老奴不敢,二小姐饶命,二小姐莫要错怪了王姨娘,错怪了老奴啊!”

  https://www.biqiuge.com/book/57158/7536351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