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婚期渺渺随远而安 > 089,许渺渺汗颜,她在期待什么

089,许渺渺汗颜,她在期待什么


  路灯透过公交车的车窗照射进公交车,时明时暗。

  空旷的公交车里,许渺渺的手主动勾住了宁远的手指,宁远立即伸手握住,与她五指交缠,唇角微微勾起。

  当公交车站里报出“前方到站家和城”的时候,宁远突然偏头问许渺渺,目光灼灼:“许渺渺,你明天上午还有没有课?”

  许渺渺不解他的问话,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没有。明天的课比较少,下午才有。”

  宁远拉着许渺渺就起身:“许渺渺,下车。我们去家和城看电影吧。”

  许渺渺看了一下手机,不可置信:“你疯了呀。宁远,现在都九点半了,看完电影学校宿舍都关门了。”

  宁远执拗地说:“我就要看电影。”

  他眼神盯着许渺渺,不退缩。

  嘴一瘪,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活像是被遗弃的小狗,许渺渺如果拒绝,他就哭给她看。

  那双眼睛里的光,闪啊闪的。仿佛只要许渺渺拒绝,那她就是十恶不赦的大坏人。

  许渺渺斩钉截铁的再次拒绝:“不行。”

  宁远的脸突然凑了过来,眨巴眨巴着眼:“许渺渺,求你了。”

  旁边有女生都不忍看下去了。

  这女孩子真是铁石心肠来着的。男朋友想看个电影就陪着去看啊,有什么大不了的。

  如果她男朋友长成这样,别说陪着看场电影,就算想要天上的星星,她都愿意。

  许渺渺跟女生的目光对上,看出了女生眼里的谴责之意。

  她一愣,她做什么了?

  怔愣间,家和城就到了。

  宁远起身,拉着许渺渺下车。

  “许渺渺,好渺渺~”他对她露出魅惑一笑。

  许渺渺脚步下意识移动,下了车,站在家和城的门口前,她还在发愣,她怎么就答应了呢?

  走到四楼的电影院,宁远问她要看什么电影。

  许渺渺以前的娱乐活动少得可怜,看电影,除了学校组织的不算,这是生平第一次。

  两人都没有3D眼镜,宁远去买了眼镜,又买了爆米花可乐这些,许渺渺只要了一瓶矿泉水。

  电影院里放映的是刚上映的大热门的动作片。

  许渺渺本来以为自己不喜欢这样的影片的,意外的是跟宁远在一起,居然看下去了。

  许渺渺看得津津有味,宁远偏头看许渺渺。

  她看得很专注,电影院里很黑,她的五官看得不是很清晰。

  当画面转入比较明亮的场景时,许渺渺的脸就呈现在他的眼里。

  宁远吃着爆米花,许渺渺不吃。

  宁远喝着可乐,许渺渺也不喝。

  宁远的手渐渐往许渺渺放在椅背上的手靠近,然后抓住了,让她的手心放在他的手心里。

  电影院里有暖气,渐渐的,两人的手心都有点汗,许渺渺觉得不舒服,把手抽出来了,宁远只觉得怅然若失。

  看完电影出来,有女生娇娇的抱着男生的胳膊,脸靠着男生的胸膛,软弱无骨似的,整个人都像是无尾熊挂在男生的身上。

  宁远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带了点羡慕。

  什么时候许渺渺能够这样小鸟依人的靠着他。

  看了一眼许渺渺,宁远的身体靠了过来,头刚挨着许渺渺的脸,许渺渺伸手推他:“宁远,你是没长骨头还是怎么的?死开,~”

  死开~宁远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好受伤,有一些哀怨的看向许渺渺。

  许渺渺仿若未觉。

  她看着时间,十二点,夜晚十二点。

  她当初答应宁远的时候,肯定是脑子秀逗了。现在十二点,她去哪里睡?

  回家?她早就没家了。

  许光辉和梁会现在住的民房是单间的,带一个厨房,她去了,总不能跟父母挤一张床。

  无语的看着宁远,说:“现在我们去哪里睡?泡网吧泡一网上么?”

  宁远嘴角掀起了点点笑意:“我有地方住,离学校不是很远的。”

  说完,他自然而然的牵着许渺渺的手,走到路边,拦了一辆的士。

  下了车,许渺渺抬头看向这个小区。

  走到这里,许渺渺突然有点退缩了。

  呃,她为什么要跟宁远来?

  许渺渺停下了脚步,宁远回过头来,眼里是纯净的笑意,仿佛觉得他跟许渺渺一起住一晚上,是很正常的事情。

  他们是男女朋友好么,孤男寡女的。

  看着宁远那纯净又无辜的眼神,许渺渺觉得自己想多了。

  今天宁远去了公司,外面是风衣,里面配的却是白色的衬衣。没打领带。

  许渺渺很少见人把白色衬衣穿得这样不羁却又风华绝代的。

  她说过的,她上次好像就已经能够到宁远的颜了。

  许渺渺以前没觉得自己喜欢穿衬衣的男生,白衬衣的男生。

  可是当宁远那次穿着白衬衣,西装外套照的相时,她发现她喜欢男生穿衬衣,尤其是白色的,很干净很美好。

  现在宁远正好也是穿着这样的白衬衫。

  一天下来,衬衫微微有点褶皱了,却无损宁远的美感,带点不羁和散漫的意味。

  宁远邀请她,也只是单纯的,嗯,没地方去了,睡一晚。

  心里才这样想,果然宁远就开口了:“许渺渺,这房子是我妈买的,有两个房间,我睡书房,你睡卧室。”

  电梯到了十六楼,叮的一声开了。

  宁远按了电子密码锁,机械的女声响起:“您好,请进。”

  宁远按亮灯,许渺渺一时间心跳如鼓。

  她站在门口,迟疑了一会,宁远的笑容浅浅:“许渺渺,进来吧。怎么,还怕我把你给吃了?”

  这样开玩笑的话一出,气氛瞬间显得有点暧昧了。

  许渺渺如果是换作了以前,肯定是无动于衷的。

  现在不一样了,她知道自己也是对宁远有些花痴的,没到周羽那样,但,眼里有一点点的痴迷。

  宁远话一说,许渺渺的心一横,走了进去。

  宁远把自己的拖鞋给许渺渺穿,家里没拖鞋。他穿着袜子就进去了。反正他的鞋很干净,他的脚也很干净,不臭脚的。

  许渺渺垂眸看向宁远。

  宁远穿着一双低帮袜,袜子是白色的,露出脚踝。

  许渺渺觉得宁远的脚踝怎么也透着别样的性感。

  许渺渺早就已经哈欠连天了。平常在宿舍里,她是最早睡着的。

  进了客厅,宁远的风格是极简主义,除了必要的家具,家里没多余的东西,有一点点空,许渺渺却觉得很舒适。

  宁远给许渺渺拿了一瓶矿泉水,然后对许渺渺说:“你等我一下,我下楼去买点东西。”

  二十四小时便利店里,宁远给许渺渺买了一次性的贴身内裤,脸颊微红,又买了杯子牙刷之类的。

  做这些的时候,宁远的眉眼温润如水。这样的感觉好亲切,做起来如此自然,仿佛许渺渺就应该跟他住在一起似的。

  宁远突然就跑出去了,许渺渺坐在那里,等宁远,等宁远回来的时候,许渺渺就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门一开,许渺渺就被声音惊醒了。她睡眠向来有点浅。

  许渺渺一脸懵懂的坐起来,揉了揉眼睛,说:“宁远,你回来了?”

  宁远看着许渺渺这个样子,心底最柔软的地方仿佛被触动了。

  “嗯,我去买了点东西。许渺渺,你先洗吧。我给你拿衣服。”

  天地良心,他真的是临时起意的,并不是有备而来。宁远暑假的时候在这里住得比较多,还有换洗的衣服。

  他打开衣柜,柜子里清一色的T恤衫和衬衣。

  宁远挑了一件长袖T恤和牛仔裤递给许渺渺。

  许渺渺进到浴室里去洗澡。镜子里的她明眸皓齿,脸颊透着自然的红晕。

  有点想捂脸,许渺渺真的不清楚他们怎么就进展到这里了。

  只是,从进门到现在,宁远一直绅士得可以,并没有其他的亲密动作,连牵手都没有。

  许渺渺汗颜,她是在期待什么?

  看着那一袋子里的东西,许渺渺打开,一条白色的一次性内裤映入眼帘,许渺渺觉得脸瞬间红透得像煮熟的鸭子,这个宁远买的时候,就没有不好意思吗?

  里面水声哗哗传来,宁远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机,有点心烦意乱,心浮气躁,什么都没看下去。

  他起身走到阳台,看向这个小区。

  小区里的灯光基本都已经熄灭了,只有少数人家的灯光还亮着。

  以前他回到这里来,都是忙完了洗了澡倒头就睡,哪里像今天这样还有闲情逸致在欣赏夜间的风光。

  门咔擦一声,开了,许渺渺洗完澡出来了。

  宁远的衣服穿着有些长,尤其是袖子。

  许渺渺本就觉得自己是细长胳膊长腿的,但穿着宁远的T恤,还是挽了几下。

  裤子就不用说了。她以为自己是大长腿,但穿着宁远的裤子,挽了好几回。

  松松垮垮的,腰也是大了,宁远的腰再细,许渺渺穿着还是会大。这样子,有点像小孩子偷穿大人的衣服。

  宁远却觉得视线有点移不开。

  许渺渺刚洗完澡,白皙的脸上透着淡淡的粉,尤其是脖颈处露出来的肌肤,也给人这样粉粉的错觉。

  他的衣服她穿着领子有点大,露出来的锁骨纤细又漂亮。

  咕嘟,宁远咽了一下口水。

  许渺渺一双眼睛望着他,像是有水汽一般,水汪汪的。

  宁远打开了卧室的门,对许渺渺说:“你,你睡这个房间。被子我前几天才换过,我就睡过一次。要再换一下吗?”

  许渺渺有轻微洁癖的。

  “不用了,那我睡了。”

  “嗯。”宁远应道,目光有点躲闪,不敢看许渺渺。

  也不敢给许渺渺一个拥抱。

  心里有点懊恼,突然觉得带许渺渺来家里,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喜欢的女孩子就在身边,他一个血气方刚的男孩子,你说有没有想法?当然是有的。没想法的都是柳下惠。他一个正常的大男孩儿,没兴趣去学柳下惠。

  许渺渺看着宁远躲闪的目光,眼里有点兴致盎然,她存心想逗逗他。她不是男生,并不知道撩一个人的下场。

  尤其是宁远喜欢许渺渺两年了。

  “宁远!”许渺渺朝宁远勾了勾手指。

  宁远倾身向前,许渺渺踮起脚尖,伸出手勾住了宁远的脖子,将宁远往自己拉近。

  她的眼里是生动又狡黠的笑意,在宁远的错愕目光中,许渺渺闭上了眼睛,将唇印了上去。

  轰~

  这一次许渺渺仍然想像高考结束后的那个暑假,给个蜻蜓点水似的一吻,但显然,宁远并不再满足于此。

  他们站在门边,许渺渺刚想退出,宁远却一把将她往后压去,许渺渺的背被他压着,贴在了门边。

  然后,更强势霸道的吻落了下来……

  许渺渺晕晕乎乎,宁远眼里的光亮得惊人。

  “许渺渺,晚安。”宁远说。

  许渺渺像喝醉了酒似的,回了一句:“晚安。”她扑在床上。

  宁远的床不大,一米八,两米二长,像是定制的。

  但对许渺渺来说,却已很大很满足了。

  她关上了房门,啊的一声,捂着脸。

  刚刚宁远,他……

  细节一遍遍在脑海里回放。

  许渺渺提醒自己,不要再想了不要再想了。

  原来电影里那些男女间沉迷的镜头,并不是夸张。

  刚刚宁远的吻,就让她心醉神迷了,无法控制,无法做出反应,只能随着宁远,一起沉沦。

  门外,宁远轻轻倚着门框,摸了摸自己的唇,然后,笑了。

  许渺渺啊,许渺渺,这样不够,还是不够。

  但,这一次的亲密,显然比以往更甚,是一种突破。

  宁远觉得很满足,其他的事情,不急,许渺渺,我们来日方长。

  *

  许渺渺失眠了。

  第二天清晨,生物钟作怪,才六点过,她就准时醒了。

  窗边的窗帘没有完全拉上,光线透了进来。

  许渺渺揉了揉眼睛,好困,眼睛肯定有点肿了,没睡好,不想起床。

  她在床上滚了一圈,抱着被子。

  被子有着淡淡的清冽的气味,是属于宁远的味道,现在也混着了她的气味。

  两种气味交融。

  许渺渺瞬间觉得脸颊发热。

  她将脸埋进枕头里,有点懊恼。

  许渺渺,你怎么这么不矜持,怎么就跟宁远过夜了?

  躺在床上憨了一会,许渺渺猛然坐起来。

  坐起来之后又反应过来,今天没课,早早赶到学校去也没有必要。

  纠结了一会,想到昨天的吻,许渺渺有种鸵鸟心态。

  昨天宁远,有点失态了。

  许渺渺几乎是下意识摸了摸唇,那酥麻的触电的感觉似乎还在。

  烦恼的抓了抓头发,许渺渺还是决定起来了。

  她这一纠结,都六点半了,天边一点一点的亮了起来。

  许渺渺换上自己的衣服,将宁远的衣服给叠好,开了门,先去洗漱。

  卫生间传来的水声,提醒宁远,许渺渺已经醒了。

  他坐在阳台上的圆几前,上面摆着一个笔记本电脑,宁远正在看那些旁人看起来深奥的数据与曲线。

  只是随着许渺渺洗漱的声音传来,宁远明显开始有点心不在焉。

  许渺渺洗好脸,走到客厅,环视了一圈,在阳台上找到了宁远。

  宁远坐在那里,安安静静的,背对着她。

  许渺渺有点不好意思,宁远这时循声望过来。

  与许渺渺的睡眠不足比起来,宁远的状态,嗯,简直可以用精神焕发来形容。

  宁远站起身,问:“昨天睡得好吗?今天上午没课,怎么不多睡一会。”

  许渺渺掩面打了个哈欠,说:“我不睡了。”

  “那我们去吃早餐,吃了我们一起回学校。”

  宁远将笔记本合上,跟许渺渺一起下了楼。

  两人走在路上,宁远的手伸过来,勾着许渺渺的手指,然后握住了。

  都有一瞬间的沉默不语,但并不让人觉得难受。

  宁远看着许渺渺的唇,想到昨天那个失控的吻。有些事情,开了头,然后就没有结束了。

  ------题外话------

  嘻嘻,关系大进一点哦。

  这两天不加更哦,劳模花花中秋节届时给大家加更一章哦。么么哒。


  https://www.biqiuge8.com/book/56760/712783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