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婚期渺渺随远而安 > 126,早,老婆大人

126,早,老婆大人


  辛云的手机响个不停。一直沉默开车的高君识好心提醒:“辛小姐,你的手机响了。”

  铃声太吵,听着人心烦意乱。

  辛云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阿威。

  她眼里生出一丝厌烦,毫不犹豫就挂断。

  高君识是扫了一眼,看到那两字,不动声色地问:“不接?”

  中午的时候,辛云可是巴巴地跑去约会了。

  “掰了。”辛云闭着眼睛靠着车后垫,准备睡一下。上午也只睡了三个多小时。

  突然发现,这样的日子挺无趣的。跟不同的男人约会,寻找灵感。

  难道她辛云,以后要靠这样的方式,才能找到灵感?

  跟阿威在一起,辛云发现自己并没有获得所谓的灵感来源。

  “我睡了,到了你再叫我。”

  “为什么?”高君识淡淡地问。

  辛云反应过来,高君识在问她为什么分手。

  她倏然睁眼,那双眼勾人心魄。

  她嘴角带着玩味的笑容,说:“小识,你不乖了。你管得有点宽了。我分手还需要理由吗?”

  向来都是她踹人,好不犹豫,不拖泥带水,也绝不回头。

  到了目的地,因为高君识开的是他的车,不能入地下车库。在四号岗将车停好,高君识打开副驾驶的门。

  辛云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说:“到了?这么快。”感觉还没睡久。

  下车的时候,辛云却被自己的鞋子绊了一下,往前扑去。

  高君识眼疾手快接住她,柔软身躯撞入怀,高君识只觉得心猛然一跳,极快扶着辛云两臂,让她稳住了身形:“小心。”

  阿威看得怒火朝天。

  呵,白天甩了他,晚上就又有了新欢?

  他接近辛云本就目的不纯。

  可是区区一万块,就想打发了他,当他是要饭的?

  阿威跟辛云在一起不过三天,还没来得及认识高君识。

  看着高君识一副小白脸的模样,阿威怎么看怎么碍眼。

  果然,辛云这种女人就是下三滥的,风流无底限。如果不是那身份那张脸,有几个男人愿意受得了她那脾气和颐指气使的作风。

  “呵,怪不得迫不及待的就踹了我,原来这么快就找了下家了啊?”阿威压根没把高君识看在眼里。

  “阿威,你既然之前就认识我,就该知道我的作风的。我说一不二,好聚好散,何必闹得这样难看?”

  辛云皱了皱眉。这次真的找错人了,真的是烂桃花一个。

  “你们看看啊,这个女的,私生活混乱,换男朋友比换衣服还快。还画家呢?呸,我看是用身体画吧……”后面的话,阿威说得有些难以入耳。

  砰~一直沉默不语的高君识突然就出手了。

  阿威的鼻子像是开了花,酸甜苦辣,什么感觉都有。

  一抹,都是鼻血。

  他的眼睛都成了斗鸡眼,“血,血,血……”然后,阿威的身体就如山一般倒地,晕了过去。他有晕血症啊!

  “啊,打死人了~”人群中有人惊慌起来。

  保安立即赶过来,看到是辛云,马上客气几分:“辛小姐,这,这……”

  “这人是有晕血症,哪能一拳打死人呢。保安大哥,麻烦你将人拖到一边去,淋瓶水弄醒将人轰走就得了。感谢啊。”她求人的时候,笑得特别甜。

  保安大哥红了脸,忙道:“好,这点事交给我们。”

  辛云指着人说:“下次他再来找我,不要给他按门铃,直接轰走,就说我已经搬家了。”

  保安大哥了然。

  辛云搬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在这里做保安了。对辛云也是特别了解。平常来接她的男士是换了一个又一个啊。

  不过,对他来说,辛云仍然是一女神。女神做什么都是可以原谅的。

  “你不进去?”

  辛云见高君识留在原地,回头奇怪地问他。

  见高君识目光沉沉盯着她,辛云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感受,但却是突然伸手将高君识拉了过来。

  “我看看你的手。”

  高君识缩了回去,辛云却很固执。

  高君识把手伸出来,刚刚打阿威那一下可真用力,白皙手背已红了一大片。

  “跟我上楼去,我给你涂药。”辛云莫名有点心疼,心里对阿威的埋怨更上一层楼。

  高君识是谁,是从二十岁就跟着她的助理,人干净得不能再干净了。

  平常陪她去一些场合,对于别人的调笑,那些大姐姐开着带颜色的段子,高君识都会脸皮薄的红了脸。

  这样的大男孩儿,不该对阿威这样的人动手,动了手,也是脏了他的手。

  给他涂着清凉的药水,辛云埋怨:“你还真以为自己是打手了。下次遇到这样的事情,别再乱来了啊。”

  辛云专心的低着头,拿着棉签轻柔地替他涂药。散开的长发,从耳后滑了下来,落到他的胳膊,痒痒的。

  她的呼吸似乎也喷在手背上,也有一些发痒。

  高君识只觉得耳朵隐隐发热,就像被人念叨了似的。

  “辛小姐,你还要这样下去吗?”高君识突然开口问。

  “我哪样下去?”辛云莫名。

  “他们很好吗?既然很好,为什么都不到半个月,你就要分手?”高君识今天有点陌生,问话时神情冷峻,咄咄逼人。

  辛云皱了皱眉,今天高君识没喝酒吧。喝酒的是她,高君识这样管得有点太宽了。

  这三年,她喜欢高君识赏识高君识,其中一个原因,就是高君识够听话,从来不对她的私生活指手划脚,却总出现在她最需要的时刻。

  不但工作上安排得事无巨细,就连生活上,也让人如沐春风,小小年纪,照顾起人,却是一把好手。

  偶尔辛云也是想过的,若是将来高君识谈恋爱了,估计就不能继续当她的助理了。到时她肯定是会遗憾的,再找一个这样称心如意的助理,恐怕很难。

  “小识,你管太宽了。这是我的感情问题,你不该过问。”辛云也是有脾气的。将棉签扔进垃圾筒,她脱下外套,开始轰人:“你也早点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我要洗洗睡了。”

  过河拆桥,说的就是辛云这种吧。

  高君识蓦然气得发抖,却见辛云毫不留恋往里间走去。

  她走出来,身上只着那件性感的连衣裙,看向高君识,不解:“你怎么还没走啊?”

  她大大方方,毫不扭捏,是真没有把他当男人看吧。

  高君识冷漠地转身离开,忍住想把她掐死的冲动。

  他走到门边,想狠狠地砰地摔上门,但良好的教养像是深深烙进骨子里,走到最后,高君识是将门轻轻的带上的,甚至,还把中午做饭时的厨余垃圾给带走了。

  电梯里,高君识冷漠地看着自己手里的垃圾,像是要盯出一个洞来,眼里是深深的嫌弃,他居然这样生辛云的气,还记得把垃圾也带走,他再对辛云好,他就是犯贱!

  辛云没有深究,洗了个澡,躺在床上很快陷入香甜梦乡。

  *

  许渺渺醒过来,发现自己正躺在宁远的身边,被他圈在怀里。

  她一时有点迷惘。

  看样子,昨天两瓶啤酒就把她放倒了,偏偏她以为自己酒量还可以的。

  抚额,昨天的事情全部断片了。

  偏头看向宁远,宁远闭着眼睛,睡颜多了几分孩子气。薄唇呈现漂亮的粉丝色,而他的喉结也因为睡姿的关系,显得更加显眼又性感。

  许渺渺不由伸出手,轻轻碰了一下宁远的睫毛。

  宁远倏然睁眼,一双明亮的眼睛,漆黑如墨,眼里含着柔和的笑意。

  “早,老婆大人。”

  话语出,许渺渺微微脸红,脸上也带了笑:“早,老公。”

  宁远在她脸上落下一吻,许渺渺落荒而逃:“我,我起床了。”

  她起身,发现自己穿着的是宁远的衬衫,自己的衣服,还在对门。

  洗了脸,许渺渺微红着脸,又跑过来,说:“阿远,我的衣服你帮我拿过来。”

  宁远伸出手亲呢地点了一下许渺渺的鼻子,说:“只是衣服吗?”

  “那,还有什么?”

  “还有什么?不应该全部都搬过来吗?渺渺,现在我们是夫妻了。”

  许渺渺这才反应过来,瞬间有点口干舌燥。

  昨天晚上,她知道什么事情也没有。

  但,但……

  突然有点心慌意乱。

  而宁远看着许渺渺害羞的样子,心情大好。

  果然男人都是有着一些恶趣味的。

  见许渺渺的脸红得都像煮熟的番茄了,宁远也不再逗她。他穿好衣服,看着许渺渺穿着自己的衬衣的感觉,真的很奇妙。

  以后家里就多一个女主人了。

  替许渺渺将衣服拿过来,许渺渺换上。

  “等一下。”

  宁远走过来,替许渺渺将衬衣的领子正了正,然后仔细打量。

  许渺渺的职业装,都是黑白蓝灰居多。

  今天她换上了一件藏青色的小西装外套,看起来仍然是干练十足。

  “柳飘飘的案子,是明天吧?”

  见宁远提起了公事,许渺渺的心境也渐渐从旖旎中平静下来,冷静地道:“嗯,是明天。”

  她跟着宁远走进厨房:“你平常一个人在家做早餐的?”

  “不,以前都在外面吃。现在不一样了,有你在,我们在家吃。特殊情况在外面吃。”

  后来,许渺渺才明白,宁远指的特殊情况是什么。

  “面包,煎鸡蛋,牛奶,OK么?”

  “好,我不挑,你看着弄。”

  第一次进宁远的厨房,许渺渺连东西放哪都不清楚。

  宁远指着面包机说:“我吃四片,你看看你要几片。”

  他先煎蛋。

  宁远只穿着白色衬衣,袖子挽在胳膊中间。平底锅他单手拎起架在燃气灶上,开启了抽油烟机。

  他动作娴熟,随着他的动作,胸肌和胳膊上的肌肉纹理若隐若现。

  许渺渺边拿面包,边看宁远。

  锅热了,宁远放油,将锅提起来滚匀,然后敲蛋入锅。

  当初连敲个蛋还把壳带进去的他,现在敲蛋真是娴熟极了,一举一动都让人赏心悦目。

  两个煎鸡蛋出炉,颜色漂亮,蛋一点也没散。

  关掉抽油烟机,许渺渺这里面包也烤熟了,微微带点焦。

  将东西装盘,宁远拿出奶锅,给两人都热了一杯牛奶。

  现在许渺渺喝牛奶配着面包吃,倒不会不适应了。

  只是她对纯牛奶还是无感。不过对身体好,勉强也能接受。

  两人安静地吃着早餐,目光一对视,都是不自觉带了笑意。

  清晨的阳光微斜着照上阳台,小区里小鸟叽喳声传来,显得这阳光灿烂的清晨,更加美好。

  吃完早餐,宁远拿了外套套上,对许渺渺说:“走吧,我送你去公司。”

  昨天晚上,许渺渺的车都没开回来。

  许渺渺嫣然一笑,提着自己的公文包跟宁远下来。

  宁远伸手牵着她的手。

  他们出门比较早,也有早早送孩子去上学的。

  许渺渺和宁远往里退了退。

  进来的女人,目光落在两人牵着的手上,又极快移开视线。

  到了十楼时,电梯又开了,进来一个早早去遛娃的宝妈。

  宝妈抬眼对上宁远那如墨般的眉,俊逸的外表瞬间让人心折。

  啊,怎么小区里还有这样好看的男人。宝妈不敢多看,小宝宝却不会。

  小宝宝靠在婴儿车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了看宁远,然后就一直盯着许渺渺看。

  许渺渺跟小宝宝清澈的眼眸对上,一愣。

  小宝宝突然咧嘴就朝许渺渺笑了,露出没牙的粉色牙床。

  许渺渺也忍不住笑了,一直盯着小宝宝看,觉得原来小宝宝的笑真的是最有治愈性的,好可爱。

  宁远在旁边看着,心念一动,许渺渺应该是会喜欢孩子的吧。

  从孩子身上,又想到别的事情。

  ……

  贺晴将备课资料等往自己包包里塞,烦恼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刚梳好的清汤挂面的头发,瞬间就变成鸡窝了。

  哎,本来调好闹钟,准备提前半个小时起床的,结果闹钟一关,她又睡死过去了……

  她住的小区是父母在她毕业两年之后给买的。离她任职的高中,开车要二十来分钟,堵车就要40分钟。

  现在出门,正好是高峰期,而她车还停在昨天吃饭那里,打车她见识过的,排队有时也要排十多分钟之久。

  完了,要迟到了。她教了四年高中了,也带出一批毕业生,从无迟到记录,这下得打破记录了。

  贺晴穿着低跟皮鞋慌慌张张地往下跑,立即又转回去。

  她的手上空空如也,抓了一个手机就出名了,自己的包都忘记带了。

  贺晴一拍自己的脑门,她这什么破记性,丢三落四的,啊啊啊……

  到了楼下,贺晴站在小区门口,准备碰运气,看看没有有绿色的的士正好送客人回来,然后自己就可以顺便打上了。

  一声低沉的嗓音响起:“贺小姐。”

  一连叫了三声,贺晴才反应过来。因为她在学校工作环境比较单纯,接触的人,一般都是学生,同事,以及学生的家长。大家都是贺老师贺老师的叫她,她还真没反应过来,贺小姐,是在叫她吗?

  回过头去,她看到一辆黑色的车里,雷刚从车上下来。

  高大的身姿,瞬间如一座小山挡在她的面前,威压感扑面而来。贺晴小心地咽了一下口水,下意识往后退了一点点。

  贺晴身高不到一米六,穿了高跟鞋才会超过一米六,可是她又不喜欢穿高跟鞋。每天站在讲台上一站就是几十分钟,她是疯了才给自己找罪受。

  九十来斤娇小的贺晴,在小山一样的雷刚面前,瞬间弱弊了,好像一只小鸡仔。

  只要雷刚愿意,一只手就能把她拎起来。

  “雷,雷特助。你怎么在这里?”

  “宁总吩咐我今天早上送你去了学校,再去公司。”贺晴不由为宁远点了一个赞,真是解了她燃眉之急。

  ------题外话------

  晕哟,抱歉妞们,这两章码完了我传在草稿箱里,以为设置了定时更新,结果没有。糊涂了,让亲们久等了,对不起哈。


  https://www.biqiuge8.com/book/56760/706243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