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瞳临世:军少之霸宠甜妻 > 第172章:一起回国,前往S市

第172章:一起回国,前往S市


  顾琇莹自那天在办公室跟米洛谈话之后,她又在圣西尔亚呆了两天时间,期间她也跟之前的老朋友们碰了碰面,这之后才准备离开前往任务地点。

  临行之前顾琇莹又特意找过教官米洛一次,但米洛教官却已经离开学院不知去向,即便顾琇莹心中还有疑问想要向他寻求一下解答,可教官既已离开她也只能是失望而归,毕竟她此番要执行的任务难度系数达到了SSS级别,她必须给自己相对充裕的时间,以求做足行动前的所有准备。

  她从来都是不打无准备之仗的,任务前后但凡有利于她的一切资源,她都没有任何理由去拒绝。

  “嗨,Queen。”

  “你怎么在这里?”收拾好东西从房间出来,顾琇莹就看到了梧桐树下冲她招手笑得一脸灿烂的亚瑟。

  这家伙当初以眼镜蛇为自己的代号,但事实上顾琇莹从头到脚的看他还真就没有看出来他到底哪一点能跟那种剧毒玩意儿相媲美的地方。

  看着背靠大树的亚瑟,又想到他的代号,顾琇莹难免就会生出一种跳戏的感觉,话说在她熟知的人里面,眼镜蛇这个代号分明就更适合某人的,但偏偏那个某人却给自己取了一个相当诗情画意的代号。

  “你猜?”

  “......”我猜你妹,爱说不说,不说拉倒,顾琇莹完全没有想跟他深谈的意思。

  如果不是她非常确定亚瑟没有第二人格,不然在他们彼此熟悉之后,顾琇莹当真会觉得这人有非常严重的人格分裂,否则他的很多行为都没办法去解释啊?

  “哎,用你们华国话来说,你就不能配合一下我。”

  “你很闲?”

  “嗯,很闲。”似是没有瞧出顾琇莹眼中的不对劲,亚瑟回答得那叫一个迅速,只可惜在他回答完之后便意识到自己大概好像有可能说错了话,于是瞪大一双眼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特么他怎么老在顾琇莹的面前犯蠢。

  一个明明处于休假期的人被喊回来出任务,可想而知这人心里有多不痛快了。

  而他这个处于待命期的人非但不用出任务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想干嘛就干嘛,这简直太拉仇恨值了有没有,他担心顾琇莹气不过会给他套麻袋揍一顿。

  “咳咳...那那个我说错话了,Queen你就当没有听过。”

  “我的耳朵一点都不聋。”

  “......”闻言,亚瑟整个人一僵,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

  “这次的账我们以后再算。”顾琇莹没好气的白了一眼几乎傻掉的亚瑟,尽情在她面前得意吧,早晚她会找到机会让他想笑都笑不出来的。

  看谁笑话也别看她笑话,她这个人忒记恨,今天不报明天也会报的。

  显然听出了顾琇莹言外之意的亚瑟脸色更不好看了,他不禁反问自己他为啥要那么多嘴,不皮那一下不是很好,也不至于让自己掉坑里,指不定哪天就会被顾琇莹给‘算计’得凄凄惨惨,他实在太过了解某人有仇必报的性格了。

  好惨好惨......

  默默的,亚瑟好想替自己点上一根蜡,“我现在道歉还来不来得及?”

  “我得去机场了,你自便。”顾琇莹白眼一翻,拒绝的意思不要太明显。

  “那什么我跟你一起去。”

  “你凑什么热闹?”

  “上次你不是还邀请我去华国旅游么,趁我现在还有假期我就决定跟着你了。”

  “眼镜蛇。”

  一听顾琇莹对他的称呼,亚瑟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收起,他清楚看到了顾琇莹眼中的风浪,却仍是坚定的开口道:“别的暂且不谈那么多,我们就按寻常学院的说法,算起来你得喊我一声学长,我得叫你一声学妹,论资历也是我长你幼,所以规矩什么的我都比你记得要清楚明白,你就不用再提醒我了。”

  “既然你都知道还敢这么胡闹?”

  “我胡闹了吗?”亚瑟一脸纯真无辜的看着顾琇莹,而后抿着嘴又道:“我就是想去你的国家旅游而已,至于我想去什么地方这应该没人管吧!”

  顾琇莹无言以对的张了张嘴,她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亚瑟还有这样一面,就他这纯真无辜的表情一露出来,画面实在太美,她表示这有点辣眼睛。

  “Queen,你要回华国,我想去华国,我们就算要乘坐同一航班也没什么的吧!”

  “你,很好。”

  “嗯,我当然很好。”

  “......”平时都是她让别人心塞,难得还有人能让她这么心塞,顾琇莹抿着唇琢磨她这是不是报应来了,不然谁缠上她不好,怎么就非得是亚瑟。

  “再不走时间就来不及了,我的车就停在外面。”说着亚瑟就伸手将顾琇莹放在地上的皮箱拎了起来,有他这么一位绅士在怎么可以让顾琇莹拎箱子,那就太损他的形象。

  眼见亚瑟是铁了心要跟她一起去华国,顾琇莹还能怎么着,既然他想去就让他去呗,左右到了华国之后她有的是机会可以甩开他而不被他发现。

  至于亚瑟坚持非得跟她一起回华国这件事有没有其他深意,顾琇莹此时并不愿去多想。

  ......

  华国·帝都

  “我到了,你在哪里?”

  “七楼1308室。”

  “知道了。”

  “快点,别让我等太久。”

  “我知道。”

  随着‘我知道’三个字一出口,对方直接就挂断了电话,廖红雪迎风站在酒店门口,握着手机的那只手不断的收紧再收紧,直捏得手背上青筋毕露也不愿松开。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廖红雪只觉她整个人都被冷风吹得浑身冰冷之后才僵着手将手机放回大衣兜里,然后互搓了搓冻到险些没有知觉的手,等双手完全回暖她才将手贴到自己的脸上,慢慢将心里肆意流窜的所有不甘全都收敛起来,这个时候的她是绝对不能让他瞧出她满心不愤不甘的,否则迎接她的后果她负担不起。

  长长的深吸几口气平复好自己的心情之后,廖红雪拎着包昂首挺胸的走进酒店,乘坐电梯直达七楼后先是找到洗手间替自己补了一个完美的妆,这才踩着高跟鞋直奔1308室而去。

  “你在考验我的耐心?”敲门声响起的时候孙启明原本想要晾一晾廖红雪的,也好让她知道知道他的脾气并没有她所以为的那么好,但转念一想这次他找廖红雪可不纯粹只是为了睡她,而是需要她帮他的忙,这才没什么犹豫的开了门。

  即便就是他需要得到廖红雪的帮助,孙启明也不会傻到让廖红雪瞧出他对她态度的转变,不然以廖红雪的聪慧,怕只怕她会坏他的事不说,还会让她以此为跟他谈条件提要求的筹码。

  “启启明。”

  “愣在外面做什么,不想进来你可以滚。”

  面对孙启明如此恶劣的态度,廖红雪虽心里恨不得一刀子捅死他,但脸上却不敢流露出丝毫,现在的孙启明可不是以前那个将她捧在手心之上视为公主一般的孙启明,她也不敢将现在的孙启明和以前的孙启明拿来做比较,因为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一旦比较过了她会生不如死。

  谁曾想孙启明会这样残忍的对待她,谁又曾想以前被她忽视甚至是她想把他踩在脚底下就踩在脚底下的孙启明现在却是掌控着她自由的人。

  她如果还想留在帝都去谋夺她想得到的那一切,那么她就不能跟孙启明撕破脸,否则下一秒等待她的就将是地狱。

  若说她了解孙启明的话,那么孙启明也足够的了解她,他清楚的知道她最渴望的是什么,最想得到的是什么,最想毁掉的又是什么,因此,他牢牢的掐着她的七寸,让她想反抗都反抗不了,除非她能抛下她疯了似的想要得到的那一切。

  可惜就可惜在无论如何廖红雪都放不下那一切,她若能舍弃那一切,她又焉能让自己陷入这般进退两难的境地。

  “不要,我进去,我这就进去。”眼见孙启明是真的想要把门给关上,廖红雪只能扑过去死死的抱住孙启明的胳膊。

  “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在哪里?”

  “我我......”

  看着廖红雪微低着头扭捏的模样,孙启明直接就黑了脸,嗓音冰冷的道:“你现在可以滚了。”

  “我我说,我说,启明你听我说,不是我扭扭捏捏不愿意跟你说,而是...而是我我不好意思说。”好不好意思什么的也就嘴上说说而已,在廖红雪看来她生活得都如此苦了,哪里还顾得上女人所特有的矜持?害羞?脸面?

  呵呵,她感觉自己现在都快要活不下去了,那些东西还死守着干嘛。

  然,话虽如此她却不得不对着孙启明演戏,男人所谓的自尊骄傲什么的,没有谁有她这个常年游走在形形色色各种男人身边的女人更有发言权了。

  自从孙启明吃定她以后,他对她可是半点不念往日旧情的,可饶是他待她再怎么的无情,再怎么的残酷,他却仍旧希望她看着他面对他的时候,整个人是如同他想象中那般模样的。

  因此,甭管廖红雪对孙启明有多不待见多恶心,在他面前她都要伪装成一个温柔似水的小女人,不然孙启明就会用他的那些变态手段来折磨她,羞辱她,偏偏她还愣是不敢跟他翻脸,这才是让廖红雪最憋屈,最窝火的地方。

  “那那个...启明你你每次跟我亲热都不爱做保护措施,我前几天身体不舒服就去医院看了看,然然后医生跟我说说...说如果我再吃事后药的话,我以后很可能就没有做母亲的资格了,所以所以我刚刚在酒店门口的时候忍不住就离开去买买这这个了。”一段话廖红雪说得磕磕巴巴又畏畏缩缩委委屈屈的,尤其说的时候她眼里含泪欲落不落的样子,那模样是真真的勾人,让孙启明仅是瞧着她这副模样就已然有些控制不住。

  “我真不是故意要迟到让你等我的,我只是...只是真的不想失去做母亲的资格,我现在还年轻我的人生还很长,我不想成为一个不完整的女人。”说着说着廖红雪就忍不住哭了起来,大颗大颗的眼泪自她的眼眶中滑落,双肩微微颤抖要多我见犹怜就有多我见犹怜。

  她深知一个女人该怎么哭才能让一个男人心疼,她更加清楚她要怎么哭,才能让自己不但不显得狼狈相反还格外好看又惹人心生怜惜。

  为了达到这样的效果廖红雪练习过很多很多次,至少每每她在男人面前这样哭的时候就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可以拒绝她,可以不被她打动。

  当然这也不是没有例外的,穆其琛就是那一个例外,也是廖红雪恨不得挖掉的一段异常丢脸难堪的记忆。

  “别哭了,以后我会戴上这个的。”暂且不论廖红雪有多会把握男人心,单单就凭她是孙启明的初恋,也甭管孙启明现在对她有多恶劣,她在孙启明的心里始终都是一个很特别的存在。

  只要廖红雪不涉及到孙启明的底线又或是利益,那么他绝对会在这个基础之上给予他能给廖红雪的一切。

  虽说办事的时候戴上这个东西感觉没有不戴那么爽,可到底他也不愿廖红雪失去做母亲的权利,毕竟廖红雪是他曾经深爱过的女人,他也不是真的想要毁了她。

  “真真的吗?”眼见孙启明已经将她拿在手里的某套套夺了过去,廖红雪便抬起梨花带雨的小脸满是欣喜的望着他,仿佛在她的世界里孙启明就是唯一。

  “要试试吗?”

  “启明你你不生我气了?”

  “嗯?”

  “就是就是因为我害你撞了顾琇莹车的事,我已经知道错了你可不可以不要不理我。”现如今孙启明是她仅能抓在手里可以半依靠的人,廖红雪是绝对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放开他的,哪怕孙启明让她倍感屈辱,她也必须咬牙坚持下去。

  “过去的事就别提了,你以后可要听话一点,乖一点,不然如何能讨我喜欢。”

  “嗯,我以后再不会那样了,启明你相信我。”

  “想要我相信你也可以,你要怎么报答我?”顾琇莹那辆被他撞坏的车已经修好了,孙启明也没有顾琇莹的电话,只能另外找个时间把车开到顾家去。

  每每遇上顾琇莹他的运气就超级不好,时至今日孙启明仍旧不喜顾琇莹,想要看她笑话,想要将她踩进泥里,但在顾琇莹手上吃过几次亏之后,在没有绝对的实力之前他是不想再招惹顾琇莹了。

  “当然是你想让我怎么报答我就怎么报答。”

  “那我可不会客气。”

  “只要启明你不生气,你想怎么样都行。”

  “哈哈哈...看我怎么疼惜你。”说话间孙启明就一把将廖红雪扯进怀里,两人相互缠着就倒在身后的大床上。

  一个小时后云雨初歇,廖红雪趴在孙启明的胸口轻喘着气,一双手也不老实仍旧在四处点火,反倒是孙启明拉住她的手,嗓音沙哑的道:“明天跟我去个地方?”

  “去哪儿?”

  “S市。”

  “去S市?”

  “嗯。”

  “那咱们去得久吗?不是我不想跟你一起去,而是学校就快开学了,所以我我......”

  “你要开学我也要开学,不会去太长时间的,开学前我一定带你回来。”

  “那明天你来接我吗?”

  孙启明看了她一眼,半晌后沉声道:“嗯。”


  https://www.biqiuge8.com/book/55765/742502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