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瞳临世:军少之霸宠甜妻 > 第080章:圣西尔亚,信的下落

第080章:圣西尔亚,信的下落


  修罗州·马纳罗拉

  顾琇莹出国后,她的第一站自然就是布利蒙特国际学院。

  虽然她的最终目的其实是圣西尔亚,布利蒙特不过就只是她的一块跳板,但既然她已经踏进了布利蒙特这所世界级的顶级大学,在有限的时间里,顾琇莹还是希望能修完这所大学她所学专业的所有学分,再顺利将毕业证给拿到手的。

  或许对于别人而言,半年时间要想修完大学四年的学分无异于是天方夜谭,但对开着超强外挂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时间的顾琇莹而言,只要她想她完全就是可以做到的。

  以前的顾琇莹兴许还在意着韩绍棋,没能看透她对韩绍棋的执着其实就只是一场人为编织的虚幻,而现在的她是真真正正半点都没有将那个人给放在心里,瞧在眼里的。

  与其有那个关心在意韩绍棋的时间,顾琇莹倒宁愿多花点时间去修几门选修课的学分。

  以韩绍棋的高考成绩,顾琇莹对于他会参加布利蒙特的入学考试一点都不感到奇怪。

  毕竟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些都是人之常情。

  帝大固然是华国内最好的一流学府,但跟世界一流学府的布利蒙特比起来还是多少要逊色几分的。

  因此,以韩绍棋高傲的性子,他会选择入读布利蒙特一点都不奇怪。

  只是让顾琇莹没有想到的是,韩绍棋居然会跟她是在同一天出国的不说,两人还特么凑巧的是乘坐的同一航班。

  这TM就搞笑了,尴尬了好伐!

  要让顾琇莹说的话,她跟韩绍棋这简直就是孽缘好吗?

  她离开时穆其琛还在出任务,她都没跟他当面道个别就要抓紧时间出国,偏偏她离开的时候还诡异的跟韩绍棋是一起走的,指不定背后有多少人在嚼她的舌根。

  也不知道穆其琛有没有想歪,有没有误会她。

  想来是误会了的,不然也不可能那么长时间就连一个电话都没有主动的打给她。

  想到这些顾琇莹就很怄气,尤其对于那些总把她跟韩绍棋送作堆的人,她特么就很想抽人了有没有?

  她跟韩绍棋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到底是哪里让那些人误会他们是一对的?

  眼瞎也要有个限度好不,她这辈子可是从未想过要再瞎一次的。

  没有出国前,是她死缠烂打的追着韩绍棋跑,还闹得人尽皆知,声名尽毁。

  可出国以后,就换成是韩绍棋在追着她跑,顾琇莹气得吐血的同时,又不得不一次两次的躲避韩绍棋。

  尼玛,人韩绍棋虽然在关注她的行踪,时不时就想找她说话聊天,可他也没有向顾琇莹表白说他喜欢她,总不能顾琇莹自己跑上去对韩绍棋说,你别喜欢我,我是不会喜欢你的。

  要是韩绍棋根本没那意思,她岂不就是自作多情?

  想想就觉得好尴尬,好窘迫,索性看到韩绍棋就避开,这样不碰面对谁都好。

  当然也好在她在布利蒙特呆的时间不会太长,否则顾琇莹都不知道她能不能忍住狂揍韩绍棋几顿的冲动。

  MD,到底谁给他的脸,让他总是阴魂不散总往她跟前凑的?

  那个逼得顾琇莹不得不出国的坑爹系统,在没找到火灵珠激活的状态下,对于顾琇莹而言完全就是一鸡肋,里面的所有东西全都用不了。

  这让得顾琇莹每次想到这里,她就恨不得死过再重来一次。

  要是她当时再小心谨慎一点,大概有可能她就不会被系统给强行灵魂绑定。

  偏偏想要解除这个灵魂绑定还不行,真是气死个人。

  然而一想到那是穆其琛亲手送给她的东西,顾琇莹觉得特么她命里大概就该有此一劫,想逃都逃不掉。

  谁让她可以不相信这个世上的任何人一个人,独独就是不会不相信穆其琛呢。

  也正是因为她相信穆其琛无论如何都不会伤害她,对于他给她的东西,她才会那般没有防备不是。

  系统用不上没事,好在顾琇莹还有鬼瞳空间可以使用。

  在鬼瞳空间跟外界时间流速1:100的状态之下,顾琇莹吸收各种知识的速度就好比海绵吸水一样,惊得她的各个任课教授双眼冒着绿光似的盯着她,直呼她简直就是个超级天才。

  谁又知道,她特么有外挂?

  起初,她的那些个教授还以为她只是死记硬背下了那些理论知识,可经过一场场考试跟实践,他们才真正弄明白,顾琇莹哪里只是硬记了下来,她根本就是全都掌握了不说,还能熟练的融会贯通,举一反三。

  慢慢的顾琇莹表现得越来越优秀,越来越出众,也让那些教授对她越来越倾囊相授,只要是她想学的,教授们就没有不乐意教她的。

  甚至为了让顾琇莹学好学精,他们都乐意挤出自己的私人时间给顾琇莹开小灶。

  最后不过短短半年的时间,顾琇莹要求参加布利蒙特毕业考试的请求就得到了整个布利蒙特高层们的同意。

  在他们看来,既然顾琇莹拥有那样的实力,哪怕她只入学不过半年就要参加毕业会考,他们也没有不同意的想法,只会为她这个决定感到震惊,感到骄傲而已。

  倘若顾琇莹毕业会考成绩不达标无法毕业的话,那么她年纪还小,可以继续留在学院就读。

  但若顾琇莹毕业会考的成绩不但达标还非常的优秀,那么她就将是他们布利蒙特国际学院的一个传奇。

  并且创造出这个传奇的人,还是一个非常漂亮,非常可爱的东方姑娘。

  并不是他们对东方人有成见,也并非是他们要戴着有色眼镜看待东方人,而是在顾琇莹之前,的确也有很不错的华国学生,但却无一人能与顾琇莹相提并论。

  她的优秀与出众,那是整个布利蒙特高层们都亲眼所见的。

  只要想到这样一个会令全世界都为之瞩目的学生是从他们学院走出去的,这又怎能不令他们感到欣喜与自豪。

  虽说布利蒙特每年入学的学生三分之二都是西方面孔,只有三分之一的东方面孔,而这三分之一的东方面孔中又尤以华国学生最为稀有,这可不就显得顾琇莹越发的璀璨耀眼。

  当毕业会考结束,顾琇莹就以非常优秀的成绩完成了布利蒙特大学四年的学习。

  随后,顾琇莹就向校方提出她要报考圣西尔亚的申请。

  校长听到顾琇莹的这个决定时只是微怔了片刻,很快他就回过神来。

  他似乎觉得顾琇莹要报考圣西尔亚这个决定,既在他的意料之外,又在他的意料之中。

  用校长的官方说法就是,如顾琇莹这样优秀的学生,不去圣西尔亚的话都可惜了。

  当然,知道顾琇莹要去圣西尔亚的人,却只有布利蒙特高层的几个核心人员而已。

  每年通过布利蒙特报考圣西尔亚的学生,在他们学院都是核心机密,轻易不得对外泄露。

  虽然报考圣西尔亚的人有不少,可最终能顺利考入圣西尔亚的人却并不多。

  说到底一个用脑子更多的学生,跟一个见过血上过战场的特种兵相比起来,显然后者能够进入圣西尔亚的几率会更大一些。

  但是这也不能排除有的人天生智慧与身手并重,两个方面的天赋都非常出重。

  这样的学员,无疑是像圣西尔亚这样的军校最为喜欢也最为看重的。

  他们是一所国际军事指挥学院,针对的从来就不是哪一个国家的人,只要你有能力,只要你足够的出色,那么你就有资格收到来自圣西尔亚的入学通知书。

  而当顾琇莹出现在为本届毕业生而举办的毕业舞会时,整个布利蒙特校园都炸开了锅。

  不说跟顾琇莹同一届的学生心里是种什么滋味,就说大四的学长学姐们也是感到相当的无语。

  话说这种跟大一学妹一同毕业的滋味,估计这辈子也只有他们才能享受得到。

  对于顾琇莹今年刚入学就已经顺利毕业,布利蒙特的学生们简直就是对她各种羡慕嫉妒恨。

  只是顾琇莹在学校素来非常的低调,就是有人想找她的麻烦都找不到她的人。

  不得不说,这其实也是一件很搞笑的事情。

  韩绍棋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恍惚恍惚的,万般滋味齐齐涌上心头,那感觉简直不要太过酸爽。

  他不是没有主动去找过顾琇莹,但顾琇莹避他如蛇蝎,他根本就找不到她。

  这个时候韩绍棋就不由得再次想起她在医院时对他说过的话,直到此刻韩绍棋才不禁真的觉得他父亲说得很对很对。

  他后悔了。

  他非常的后悔。

  但他好像真的没有机会了。

  顾琇莹毕业后,她会立即回国的吧!

  毕竟,在国内还有一个等着她回去的穆其琛。

  突然之间韩绍棋非常非常的害怕回国,他不知该如何面对顾琇莹,更怕再见时,顾琇莹那种无视他存在的淡漠的目光。

  也许,他真的就是一个懦夫。

  韩绍棋怎么样顾琇莹一点都不关心,她在顺利被圣西尔亚录取之后,就简单的收拾好行李来到了马纳罗拉。

  圣西尔亚国际军事指挥学院位于修罗州的血狱森林之中,除了学院的任职人员以及学院的学生以外,闲杂人等是不能靠近学院附近二十公里以内范围的。

  否则,即刻便会直接被当成擅自闯入者当场击毙。

  修罗州它不属于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国家,它是完全独立存在的,但在水蓝星却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人胆敢打它的主意。

  整个修罗州最为著名的就是位于血狱森林之中的圣西尔亚国际军事指挥学院,它的存在令世界各国都对其礼让三分。

  虽然在修罗州上也发展着许许多多各行各业的产业,但这些产业都是隶属于圣西尔亚的,而圣西尔亚与各国都没有任何的利益关系牵扯,甚至它的存在还为各国培养出了许许多多的高端军事指挥人才。

  因此,只要圣西尔亚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一天,那么就不会有任何一个国家去打修罗州的主意。

  真要有人敢冒出头来打修罗州的主意,只怕下一刻就会被各国的口水给活活的淹死。

  血狱森林是一个非常神秘莫测的地方,它的占地面积非常的广阔,一直以来都被誉为是全球排名第一凶险的热带原始丛林。

  而圣西尔亚就坐落在血狱森林的最中心,除开学院所占据的中心位置以外,这片森林东南西三个方向都被按照训练的强弱等级划分为圣西尔亚的野外训练和野外生存场地,唯有森林的北面被圣西尔亚划分为禁地。

  不论是圣西尔亚的教官还是圣西尔亚的学生,森林的北面不论你有何理由都是不被允许私自踏入。

  一经发现,轻则记过处理,重则开除学籍。

  其后果那是相当的严重。

  遂,自圣西尔亚建校以来,血狱森林的北面,不管你在圣西尔亚有没有创造神话,也不管你是不是圣西尔亚最优秀出色的学生,还从未有人胆敢违背禁令私自闯入北面禁地。

  马纳罗拉是距离血狱森林最近的一个繁华小镇,顾琇莹在圣西尔亚开学前,她就租住在这个小镇上。

  并非是顾琇莹不想在这个风景秀丽的小镇上给自己添加一处房产,而是只要位于修罗州,那么这个地方所有的东西都是隶属于圣西尔亚,房屋她是可以随意的没有期限的租住,但产权却是她想买也买不到的。

  对此,顾琇莹还很是有感而发的感叹了一番。

  唔,有钱都花不出去的感觉,她也表示很受伤,很无奈。

  没有产权的房子她买来做什么,好看还是能当吃的?

  来到修罗州之后,顾琇莹体内的系统之灵就感应到了火灵珠的存在,至于火灵珠具体在什么地方,系统之灵则是告诉顾琇莹,这需要等到她进入圣西尔亚它才能最终确定火灵珠的位置。

  早就知道系统之灵不靠谱的顾琇莹对此也没什么表示,既然能够确定火灵珠就在修罗州,也就说明她没找错方向也没有找错地方。

  只要地方没错方向没错,那么不管为了拿到火灵珠她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顾琇莹都不会退缩。

  她可是非常看重自己这条命的。

  万万不能被系统之灵给玩坏了。

  今个儿是阳历五月三号,华国阴历三月二十五,穆其琛的生日就在这一天。

  早在两个月前,顾琇莹就亲手将要送给穆其琛的生日礼物准备妥当,她又特意提前了半个月邮寄包裹回国,就是算好时间穆其琛能在今天收到她送上的礼物的。

  就是不知道还在生她气的穆其琛会不会打开她寄给他的包裹。

  不过不管穆其琛会不会打开看看,顾琇莹还是远远眺望着华国的方向,在心里对他默默的道上一句:“其琛哥哥,生日快乐。”

  国外是没有春节什么的,在二月中旬的时候,顾琇莹顺利结束了她在布利蒙特的学业,心如止水的将毕业证收入囊中。

  但在她收到圣西尔亚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布利蒙特的校长却建议她可以继续保留学籍在校读研,争取在回国的时候能将她学习的那几个专业的博士学位也一起带走。

  当时顾琇莹面上不显,心里却在呵呵哒。

  话说,校长对她还真是有着迷一样的自信心啊!

  博士学位什么的,真有那么好拿?

  她自己都没有信心,校长竟然有,这真是太吓人了。

  进入圣西尔亚后就不再有上学期跟下学期之分,学院每年都是五月十号正式开学,来自各个国家的学生只要赶在五月八号之前到学校进行报到登记就行。

  从布利蒙特毕业后,顾琇莹就住到了马纳罗拉,耐心等待五月八号的到来。

  之前她为救穆其琛元气大伤,灵魂力量受到重创,至今足足五个月都没能彻底恢复过来。

  好在顾琇莹从重生回来的那一刻起,就没有放纵自己完全的依赖鬼瞳空间,又或是那个目前属于半残废状态的系统,不然她根本通不过布利蒙特的特殊考核,也无法拿到圣西尔亚的入学通知书。

  眼看着距离一年之期只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顾琇莹心里很是着急,却也仍旧保持着应有的冷静。

  她清楚的认识到,一年期满她大概是不能回国去的。

  而在此期间,她能拿到火灵珠保住自己的命,那都得算她有本事。

  是以,顾琇莹对于自己不能如期回国,只能通过写给穆其琛的那封信来说明解释。

  但愿她的其琛哥哥不会抛弃她,还能再等等她吧!

  如今摆在顾琇莹眼前的只有拿到火灵珠这一条路,别的路就是想走也没时间去走。

  毕竟甭管她想要做什么事,但在做那些事之前,顾琇莹首先要做的就是保住自己的命。

  眼下拿到火灵珠,也就等于保住她的命。

  她还能怎么着,只能倾尽全力的去拿到火灵珠,不然她要坐着等死吗?

  而她只要是踏进了圣西尔亚的校门,不各科成绩都达标的圆满毕业,她是根本离不开圣西尔亚校门的。

  除非她能在短时间内出色的完成一个又一个的任务,成为圣西尔亚十二首席指挥官之一。

  不然就还是老老实实的学习跟训练,别再想着还有什么捷径可以早日毕业离校。

  圣西尔亚的十二首席指挥官,每隔二十年就要全部轮换一次,而今这一轮,正是五年前才刚轮换过的。

  然,至今为止享誉全球的十二首席指挥官,整个圣西尔亚目前也才不过七位,还有五位指挥官的位置是空缺的。

  顾琇莹给自己定下的目标,就是在进入圣西尔亚拿到火灵珠后,不惜一切代价的争夺那五位指挥官的位置其中之一。

  不然,三年之内她是别想能离开圣西尔亚了。

  三年时间对别人而言一点都不长,可于顾琇莹而言,那真的就是太长太长了。

  天知道她这辈子回来,心心念念的就是常伴穆其琛的左右,又如何能在国外浪费那么长的时间。

  她有那个时间还不如回国好好守着穆其琛呢?

  哪怕穆其琛最后没能跟她在一起,这一生她也要好好的守护着他。

  只要她还在,那么谁也别想伤穆其琛一根手指头。

  “其琛哥哥,你会想我吗?”

  “其琛哥哥,不要抛弃我,再等等我就好。”

  “其琛哥哥……”

  临窗而立的顾琇莹喃喃低语着,她的声音很轻很轻,大概除了她自己,谁也听不见她在说什么。

  “顾琇莹,没有任何困难可以打倒你,你可以的。”

  似乎在心里这样暗示鼓励自己就能让她浑身都充满力量,就能让她无所畏惧的勇往直前。

  “没有意外的话,火灵珠应该就在血狱森林的北面禁地,在去拿火灵珠之前,我希望主人的身体能恢复到全盛状态。”

  系统之灵冰冷的机械声音在顾琇莹的耳边响起,它可一点不希望顾琇莹去冒险。

  当然,系统之灵是绝对不会承认它不让顾琇莹去冒险,究其根本原因其实就是它怕被销毁,从此消失在这个天地之间。

  要知道为了救穆其琛的命,它的主人牺牲实在是忒大了,险些就将自己弄得重伤醒不过来。

  真要那样的话,他们也不用去找什么火灵珠了,它直接就可以陪着它的主人一起灰飞烟灭了。

  “还有五天才去学院报到,接下来外面的事情你先关注留意着,我会进入鬼瞳闭关。”

  “请主人放心,这几天我会将修罗州所有的动向都密切监控起来的。”

  “但愿你不会让我失望。”

  系统之灵:“……”

  明明它是非常有能力的,它也是对她有非常大帮助的,怎么到了它家主人的眼里,特么的它就那么的一无是处。

  “你自己玩儿,我去闭关。”为了能早日回国,顾琇莹决定拼一把。

  自己玩儿?

  它玩什么?

  玩它自己吗?

  系统之灵很形象的无语的抽了抽嘴角,它深深的感觉到它的主人对它是有多么的嫌弃。

  这也是甩不掉它,要是能甩掉的话,系统之灵毫不怀疑它的主人会分分钟就将它有多远扔多远。

  嗷嗷嗷……

  这真是一个无比令人伤心跟悲愤的事实。

  ……

  西山·御膳房

  “恭喜二哥又做成一笔大买卖,你是不是应该请客吃饭?”

  难得没有像平时那样整天都西装革履的闻玮欢,今日穿了一套天蓝色的休闲服,明明只是穿的衣服换了一下风格,却显得他整个人都好似瞬间年轻了几岁,浑身上下都透出一股子鲜活的活力。

  咳咳,虽说闻玮欢是真的一点都不老,但作为一个成功的商界大佬,他带给人的气场就是那种非常沉稳又成熟的感觉。

  不过二十六七的年纪,在穿衣打扮上硬生生给人一种他已经三十好几的错觉,这也是让人哭笑不得。

  “小封……”

  “别别别,打住打住,我拜托二哥别这么喊我,我听得全身鸡皮疙瘩都要冒出来了。”说着,封浩宇还抱住自己的胳膊非常形象的搓了又搓,莫名觉得很恶寒有没有。

  小封什么的,长辈叫一叫他就忍了,同辈这样叫他,让他有点控制不住体内的暴力因子该怎么破?

  “二哥该不会真那么小气,就算是不愿意请客吃饭,你也用不着这么折腾我呀,我不说话了还不行?”

  “行行行,我不逗你玩了。”

  封浩宇看着他家二哥眼角嘴角都没控制的抽了抽,他又不是小孩子,他有什么可逗的。

  话说,他们兄弟四个明明穆其琛年纪最小,怎么不见恶趣味满满的二哥去逗弄逗弄老四?

  哼——

  封浩宇是坚决不会承认闻玮欢其实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人。

  当然,软的那个人是他。

  硬的那个人,唔,毫无疑问的就是穆其琛是也。

  “你们俩赶紧打住。”

  “大哥去吃饭不,我请客。”

  “二哥,你的区别待遇要不要这么明显,我还在这里坐着好不好,走走走,我们去场上练练去。”

  怎么他让闻玮欢请客他不请,大哥都没开口,他反倒是倒贴上去了。

  这简直叔叔能忍,婶婶都不能忍,他得替自己好好的正一正名。

  打一架,必须打一架,他打不过穆其琛也就罢了,他还就不相信他连每天都坐在办公室的大总裁也打不过。

  真要打不过的话,特么那就太伤自尊了。

  “打什么打,我不跟你这个暴力份子打架。”

  封浩宇:“……”

  他哪里暴力了?

  话说二哥你真的确定真正的暴力份子不是他们家老四吗?

  “今天其琛过生日,老二你的确是可以请客吃饭的。”

  一听桓凯楠的话,闻玮欢跟封浩宇总算猛地想起来他们之前忽略掉的是什么了。

  难怪他们之前总觉得好像忘了点什么,幸亏有桓凯楠提醒,不然他们真就要把这事儿给忘得干干净净。

  “糟糕,忘了准备生日礼物。”封浩宇拍了拍脑门,拿出手机打算上网立马给挑选一个。

  他自那天在医院接到出任务的电话,把信交给周芳芳请她代为转交给穆其琛之后,封浩宇紧接着就按照接到的命令改变了身份立即就出发去了F国。

  直到半个月前他在F国的任务结束才得以回来,等调整好心情,封浩宇才离开部队开始休假。

  平时没什么事他一般都住在自己位于西山的四合院里,除非家里有事他才会回玉龙山。

  像他现在的年纪住家里哪哪儿都不方便,尤其他家老爷子最喜欢折腾他,哪里就有住在西山舒服逍遥。

  要玩的,有玩的。

  有想吃的就往御膳房打个电话,分分钟就能把美食送到他的家门口,这种感觉不要太爽。

  “大哥给老四打过电话了没?”

  “打了。”

  “那他有时间过来不?”

  “刚结束通话,他快到了。”桓凯楠扬了扬手中的手机,又道:“貌似他的心情不太好,尤其是老三,你可留点神儿,千万别被收拾了。”

  封浩宇默,怎么受伤的总是他?

  他干啥天怒人怨的事情了,他冤不冤啊他。

  看着封浩宇那张苦瓜一样的脸,闻玮欢没崩住笑了,“他刚才还想跟我打架,我觉得他就是全身的骨头痒,让老四来跟他打一架挺好的,顺便替他松松骨头让他快活快活。”

  “敢情被揍的不是你,痛的也不是你,有你这么做人二哥的,你还有没有一点良心。”

  “噗哈哈…良心是什么能吃吗?”

  “二哥,你再这样下去会没有朋友的。”

  “嗯,没朋友不要紧,我还有兄弟就成。”

  “……”

  “自家兄弟不讲究那么多,礼物什么的不重要,你让厨房准备一个蛋糕,咱们也给老四庆祝一下生日。”

  “没问题。”闻玮欢点了点,拿起手机就打了一个电话出去,很快安排得妥妥当当的。

  挂断电话不过十分钟,穆其琛就敲响了贵宾室的门,然后他就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速度这么快,你是不是闯红灯了?”

  “没有。”穆其琛看向桓凯楠,回答得一本正经。

  “啧啧啧,那老四你是把车当成飞机来开的?”抬手看了看腕间的手表,闻玮欢对穆其琛这开车的速度表示深深的怀疑。

  特么,他确定他开的是车,真的不是飞机?

  “那什么…咳咳…老四你这么看着我,难不成是我脸上有花?还是说你看上我了,我可告诉你啊,我性取向是很正常的,我性别男,爱好女。”

  说完封浩宇又赶紧摇了摇头,摸了摸自己的脸道:“难道我今早起床没有洗脸都被你给瞧出来了?”

  桓凯楠,闻玮欢:“……”

  话说他们当初到底是为什么跟这傻缺成为兄弟的。

  这么智商欠费的家伙,真的跟他们是一家的?

  他们现在后悔不想要这个兄弟还来得及不?

  “你的脸很干净。”半晌,从穆其琛的嘴里硬挤出这么干巴巴的几个字。

  “老四,这如果是个笑话,真的非常不好笑。”封浩宇求生欲还是很强大的,一脸可怜巴巴的望向穆其琛,希望他能给他一个痛快。

  “我有件事要问你,我要听真话。”穆其琛定定的看着封浩宇,似乎想要透过他的神色,观察他还是不是他以前认识的那个封浩宇。

  “什…什什么?”就算真有什么要问他,也不要搞得这么严肃嘛,差点没吓得他心脏骤停。

  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安抚安抚自己受惊的心情,封浩宇缓了缓神才道:“问,老四你尽管问,只要是我知道的,我保证什么都告诉你。”

  “过来坐下说,你站在那里我们可都要抬头仰视你才行,脖子太累。”闻玮欢指了指他对面的沙发,示意穆其琛坐过去。

  “要不要喝一杯?”桓凯楠好像没有感觉到现场诡异而压抑的气氛,还很是从容的递给穆其琛一杯红酒。

  “三哥我问你,莹莹在出国前是不是给过你一封信。”如果莹莹离开前真的给他留了封信,那她就不是不告而别,也就说明是他误会了她。

  当他得知顾琇莹跟韩绍棋同一天出国,又是乘坐同一航班出国之后,虽然他仍旧放不下顾琇莹,却也时时刻刻都回避去谈论跟顾琇莹有关的一切。

  大概也是源于他的态度,爷爷奶奶甚至是家里的其他人,全都避免在他面前提到莹莹,仿佛她这个人不存在一样。

  毕竟他长时间呆在部队里,回家的时间很少很少,没道理难得他回家一次,他们还要在他面前提到他不想提到的人,哪怕他们是真的很想跟他谈谈莹莹的事。

  “怎么了这是?”闻玮欢懵了一下,还没缓过神来,桓凯楠的目光却是落到了封浩宇的脸上。

  当初,顾琇莹拿着信过来拜托封浩宇转交给穆其琛,他们可都是在场亲眼看到的。

  看穆其琛的样子明显就是没有收到那封信,莫不是封浩宇因为不待见顾琇莹,当真把信给扔了?

  要真是如此,桓凯楠顿时就头大了。

  这事儿该怎么收场?

  “有啊,她出国前到御膳房找过我,还是当着大哥跟二哥的面拜托我转交给你一封信的。”

  封浩宇这坦诚的样子让穆其琛提起的心放下了一半。

  他就知道他不会看错人,封浩宇不会做那等没品的事情。

  他就算再怎么不待见顾琇莹,再如何的对她有成见,也绝对不屑做这种背后算计人的事,他顶多会当着顾琇莹的面责骂她配不上他。

  “那那封信现在哪里?”他没有收到那封信,可见信就还在封浩宇的手里。

  他出事住院的时候,不说家里人的全副心神都用在他的身上,就是他这三个兄弟也都一门心思放在他的身上,因此而忽略一些事情穆其琛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只要信还在,一切都好说。

  “刚开始我把那封信放在书房的抽屉里忘了要拿给你,之后等我看到那封信就……”说到这里封浩宇猛地就停了下来,显然他是一下子就想到了周芳芳。

  当时接到要出紧急任务的通知,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的他就将那封信交给了周芳芳,拜托周芳芳代他把信转交给穆其琛。

  如今过去那么长时间,在他都快要忘了还有这回事的时候,穆其琛却突然找上他询问起那封信在哪里。

  这明显就是周芳芳根本没有把那封信交给穆其琛,那她把信弄到哪里去了?

  扔了?

  还是毁了?

  可不管是哪种结果,要让穆其琛知道的话,她只怕都落不到好,以封浩宇对穆其琛的了解,哪怕穆其琛对周芳芳有所亏欠,这件事情落到周芳芳的身上都是不能善了的。

  该死的,她怎么那么糊涂,给穆其琛的信是她能动心思的?

  “信在哪里?”

  “我……”

  “你只告诉我信在哪里?”不是没有瞧出封浩宇眼里的挣扎跟犹豫,这让穆其琛更要好好弄清楚那封信的下落。

  已然确定是周芳芳将顾琇莹给穆其琛那封信藏起来的封浩宇,哪里还能说出那封信的下落。

  他眼瞧着现如今周芳芳跟穆其琛相处得好好的,他又如何能忍心去破坏周芳芳的美梦。

  对于周芳芳而言,大概能陪在穆其琛的身边,即便只是作为他妹妹而存在,她也是幸福和快乐的。

  如此,封浩宇就更不能说出那封信是被周芳芳给拿去不知是扔了还是毁了又或是藏起来了。

  不然以穆其琛对顾琇莹的在意程度,只怕周芳芳再也别想靠近穆其琛哪怕是一步,甚至于穆其琛会恨死周芳芳的。

  纵然在那件事情上穆其琛对周芳芳有所亏欠,却也绝对不能容忍周芳芳将心思动到顾琇莹的身上。

  那顾琇莹就是他的逆鳞,谁碰谁找死。

  “你想护着谁?”穆其琛从来就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或者说他的耐心从来就只是针对一个人。

  “我…我没有要护着谁,我我只是在想我把那封信到底给重新放到什么地方去了。”顿了顿,封浩宇又干巴巴的解释道:“老四你是知道我的,我这人就是习惯性的丢三落四,你给我一点点时间,我肯定能把那封信再给你找回来亲手交到你手里的。”

  此时此刻,封浩宇只盼着周芳芳没有将顾琇莹那封信给毁了,不然他去哪里弄出一封信来交给穆其琛。

  虽然封浩宇也打心眼里觉得周芳芳这事儿做得不对,不应该,不地道,可她做都做了,作为那个将信交到她手里的人,封浩宇他自己也是要负一部分责任的。

  要是他没有将信给周芳芳,现在也就不会面临这样尴尬窘迫的局面。

  与其让穆其琛找上周芳芳去拿那封信,显然还是他去找周芳芳拿信更好一点,不然他都不知道周芳芳的脸要往哪里放。

  这种事情真特么很丢脸的好不?

  女人又是种脸皮薄的生物,要是周芳芳真被穆其琛给堵上门拿信,封浩宇都不敢想象那女人是不是又得再去死一回?

  “我们认识多少年,又做多少年的兄弟了?”

  “啊?”封浩宇被穆其琛突然转换的话题给问得一脸懵逼,呆呆傻傻的僵在沙发上一动也不敢动。

  同样也瞧出问题的桓凯楠跟闻玮欢想插手又不知该如何插手。

  很明显封浩宇的的确确是在护着某个人。

  至于那个人是谁,别说他们想到了,穆其琛肯定也是想到了。

  不然又怎会动怒?

  大概也只有封浩宇自己还觉得他隐藏得挺好的。

  “是,我穆其琛是欠了她周芳芳的,但我会偿还她,哪怕就是用我的命去偿还她都行,可莹莹不欠她的,她凭什么做这样不要脸的事。”

  “这么多年以来,你应该知道莹莹就是我的底线,我的逆鳞,我不允许任何人欺辱践踏她,她周芳芳有什么资格,她以为她是谁?”

  “有些话我虽然从来都不说,但这不代表我就对什么都不知情,她在我身边到底扮演着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你当我什么都不知道?”

  他不过就是看在她是一个姑娘家的份上,给她机会,给她脸面,让她自己想清楚,可她又做了什么。

  既然人家自己都不要脸了,去他娘的他给她留什么脸面。

  想到这里穆其琛就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他特么的就是一个睁眼瞎。

  “说什么她救了我,呵…他们周家人拎不清,你也不明白这其中的弯弯绕绕?”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biqiuge8.com/book/55765/591632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