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美女到我碗里来 > 第三百九十一章徐东雷的尸体

第三百九十一章徐东雷的尸体


        纳兰牧雪停下脚步,回头望着冰蓝,脸上挂着自信的笑容,见对方一脸的怒色,不由笑道:“刚才我说的话你都听到了?”

        冰蓝目光陡然转冷,释放出一股淡淡的杀意,纳兰牧雪娇躯微微一震,本能的感到一股危险,像是即将捕食猎物的母狮子,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冰火#中文  www..com

        虽然不知道冰蓝为何有如此凌厉的目光,但是纳兰牧雪并不害怕,稍微一惊随即恢复了正常,并且毫不避讳的与之对视。

        “你是向我发出挑战?”冰蓝冷笑道。

        纳兰牧雪不卑不亢的点点头:“无论你愿不愿意,都必须接受。而胜利,终将是属于我的。”

        两个女人针尖对麦芒,这可不像唐静雅和纳兰牧雪对立时的那种感觉,完全不是一个档次。而现在,两人当众一人是苗疆蛊师和曾经的杀手,另一位是千金之女,代理总裁。二人散发出一种不同的气场在无形中相互抗衡,丝毫没有退让半步的感觉。

        身在这种气场内的林逸心里却哭笑不得,这哪跟哪啊,上次唐静雅提出的赌约已经够雷人了,而现在,自己仿佛又变成了二人争抢的道具,而且从来没问过自己到底愿不愿意。

        “你们,要不先坐下喝杯茶,消消气,心平气和的慢慢谈?”林逸提议道。

        “谢了。该说的我已经说完了,林逸再见。”纳兰牧雪说完突然做出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举动,两步走近林逸,香艳的红唇一口吻在林逸的唇上。

        纳兰牧雪本来身材就很高挑,加上穿着12公分的高跟鞋,完全和林逸齐平,所以这一吻几乎毫不费力。

        林逸霎时间就傻眼了,二人脸贴着脸,如此近的距离让林逸能够清晰的看见纳兰牧雪眼中闪烁的多人异彩,白皙的皮肤光滑如玉,身上一种女人的淡淡芳香扑面而来,让林逸一时有些沉醉。

        而且,他似乎能听到纳兰牧雪亲吻自己时心跳砰然加速,俏脸也微微转红,看上去格外迷人。

        虽然只是一触即分,但林逸却感到时间似乎定格了一般,过得很漫长,直到纳兰牧雪笑着潇洒转身离开,林逸这才反应过来。

        再看冰蓝,一张俏脸时而红时而白,脸上露出震惊和不可思议的神色,直到纳兰牧雪将大门“砰“的一声重重关上,她才终于清醒。

        “这个臭女人,惹怒了老娘放小红出去咬她一口!”冰蓝面对纳兰牧雪刚才的挑衅,终于露出本来面目,虽然对方已经走了,但是她的怒火仍然不能平息,如葱的玉指攥成拳头握的紧紧的,并拿杀人的目光望着林逸,恶狠狠道:“你是自认为一等一的高手吗,刚才怎么没能躲过那一吻,我看是故意的吧?”

        林逸顿时哑口无言:“冰蓝你别激动。刚才谁能料到她会突然来这么一下,我的错我的错,你千万别生气,我给你倒杯水。”

        林逸双手搭在冰蓝的肩膀上,用了不小的力气才把她按到沙发上坐下,又亲自倒了杯水,脸上挂着讨好的笑意,双手奉茶道:“老婆大人,请喝茶,这是小的孝敬您的。”

        见林逸献媚的表情,冰蓝这才转怒微笑,瞪了林逸一眼,这才一把夺过水杯,说道:“林逸,我可告诉你,以后不许和纳兰牧雪来往,说句话也不行,要是被我发现你破坏了规矩,我和小红绝饶不了你!”

        林逸连连点头,心中暗想,有句俗话,恋爱中的女人都不可理喻看来一点不假。

        ……

        一辆黑色金杯面包车沿着坑坑洼洼,年久失修的马路在郊区一路疾驰。

        加上驾驶员,车上一共六人,各个身材健壮,穿着黑色的西服西裤。他们坐在车上摇摇晃晃,一边抽烟一边聊着天。其中一个长着鹰钩鼻的中年人问道:“结巴,你确定就在前面?”

        “是……是的,五……五哥,就……就在前面。”结巴人如其名,是个口痴,说话很费劲,咬着牙才把一句话讲完。不过他外表却长得不错,浓眉大眼,大约二十七八岁,留着平头,牙齿整齐,说起话来露出两排洁白的大牙。

        叫“五哥”的中年人抽了口咽,吐出浓浓的烟圈,眼睛斜睨了一眼结巴,怀疑道:“我说结巴,昨晚天那么黑,何况你眼神又不好使,不会看错了吧?再说,二当家派了几百个人,甚至都惊动了警方,找了半个月也没能找到徐少爷的踪迹,无意中就被你看到了?可不要为5万华夏币的赏金欺骗我们,到时候真到剁手剁脚的时候,可没怪五哥我关照你。”

        提到剁手剁脚,结巴吓得脸都绿了,连忙说:“不……不敢。”

        见结巴不似说谎,五哥当即沉下脸,若真的如结巴昨晚见到的,那也就是说徐少被杀了!这个消息如果被大当家得知,恐怕要闹的满城风雨啊!

        大当家闹当然不要紧,到时候自己手下的小弟说不定就因此遭了殃,那自己这个老大做的就不踏实了啊!

        众人心中惴惴,望着前方不是很好的路况,当远远看到马路尽头的路边一条清澈的小河的时候,结巴顿时手指着喊:“就……就在那里!”

        五哥眉头一皱,吩咐司机:“老钟,  到河边停下。”

        老钟作为司机,有一般司机特有的特征,膀大腰圆,大肚扁扁,坐那纹丝不动,一副坦然自若的样子,听到五哥的吩咐,微微点头,立即减速慢行。

        到了河边,面包车稳稳停下,众人陆续跳下车,五哥让结巴带路,结巴带着众人径直往河边走去。

        远远的,便看到岸边几只夜猫似乎在扒食什么,结巴看了大惊,连忙冲过去,捡起地上的石头朝几只野猫砸去。

        野猫吓得一哄而散,逃跑时还“喵喵”的叫着,众人甚至看到其中一只野猫叼着一块似乎像是人手指的东西,黑乎乎的,依稀可见指甲盖。

        随即,结巴将昨晚自己遮盖好的茅草拨开,顿时露出一个人类的头颅。

        只是头颅早已看不清面貌,全是腐肉,从中爬出一条条蛆虫。而刚才那几只野猫扒食的,是一只人手,原本埋在地下,现在却拔出一个手出来,也是腐烂不堪,臭烘烘的,众人看了忍不住想吐。五哥也连忙挪开目光,脸色有些难看,平复心里的反胃,他这才说道:“结巴,你确定这具尸体是徐少的?我们可都认不出来,你怎么知道的?”

        听了这话,众人也都疑惑的望着结巴。

        结巴也不怕腐尸的气味,将早已准备好的铲子握在手里,在头颅旁边的软土小心翼翼的铲了起来。因为昨晚已经来过,只是自己一个人,不敢将尸体带回去,但他已经扒开来看过,所以再次铲土很轻松,不几下,便露出青白脖子下面一截黑色衣领。

        结巴指着尸体的衣领:“这是徐……徐少的衣服,那天他走……走的时候我看过。”

        五哥连忙冲上去,捂着鼻子竭力忍住呕吐的冲动,盯着那黑色衣领仔细看了几眼,再赶紧退后几步,眼中已经变成了惊恐之色:“好像真的是徐少!谁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将徐少给活埋了!”

        众人听得心惊肉跳,纷纷去看,有的还仔细盯着尸体的头颅,研究了半天,最终郑重其事的点头。

        五哥的问题当然不指望从几个手下手里得到答案,摆摆手道:“你们把徐少的尸体挖出来,要小心,别破坏了尸体。”

        几个手下虽然忍受不了这种腐尸的恶心气味,但还是硬着头皮拿铲子去挖。

        五哥有些心烦意乱,从口袋摸出一包硬中华,手指哆哆嗦嗦的将烟点着,面对着小河深深吸了两口烟,这才勉强压制住内心的恐慌和不安。

        这时众手下已经挖出尸体,司机老钟朝这边大叫:“五哥,快过来看一下!”

        五哥又狠狠抽了一口,将烟夹在食指和中指缝里,匆忙走了上去,问道:“又有什么事,难道不是徐少的尸体?”

        老钟指了指地下,让他自己看。

        五哥本不想多看尸体一眼,但无奈之下,只得转过头。当看到地上被削掉双手双脚的尸体,五哥彻底震惊了。

        “谁,这么狠心,竟然如此对待徐少!”五哥有些义愤填膺,虽然徐少是自己顶头大哥的大哥,平日很少有机会接触,但是见过几次面,徐少总会大鱼大肉,以及大票子犒劳大家。

        在五哥眼里,这位徐少,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够义气,没想到沦落到如此悲惨的地步。

        五哥一时有些出神,浑然忘了烟蒂已经烧到了指缝,还是被一阵灼伤的刺痛惊醒,连忙扔下手里的烟蒂,用皮鞋用力蹬了几下。

        “你们把尸体装起来,放在后备箱,我给大哥打个电话。”

        傍晚时分,装有徐少尸体的面包车被成功运送到徐淮安的别墅内。

        车子停在花园里,五哥和众人下车,左望望,右瞧瞧。在清河会干了这么多年,他们还是第一次有机会来到大当家的家里,没想到如此气派豪华,不下于国外的一流别墅区。


  https://www.biqiuge8.com/book/3770/19469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