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最强弃少 > 第六百零一章:仇人见面

第六百零一章:仇人见面

  “去,当然要去。张恒可是早就期待这一天了。

    赌石大会在灵山的赌石坊召开,到时候那些珍品石料都会拿出来,这可是一个不容错过的机会。

    张恒有玄天树帮助,赌石对于他来说轻而易举,就跟拿着作弊器似得,他可没有理由缺席。

    “我就知道你会去。”独孤胜无奈叹息。

    别人干了这等胆大包天的大事,肯定是要低调起来,等到风头过了,再出来走动。

    可是张恒丝毫不慌乱,居然还要去参加赌石大会,在外面抛头露面,到时候遇到姬战云这帮人,肯定又要掀起不小的波澜。

    但是他现在多多少少也对自己的这个兄弟有所了解了,知道张恒压根不知道“怂”字怎么写,退避是不可能退避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也罢,我就陪着你一起去,弄他个天翻地覆!”独孤胜咬咬牙,他本来也是随心所欲,狗胆泼天的性格,干脆舍命陪君子了。

    反正只要躲在通天城,谁也不能奈何他。

    这就叫有恃无恐。

    “行,那我们就同去。”张恒想了想,又说道“对了,过两天的拍卖会我想参加,你陪我去报名吧。”

    “拍卖会?”

    独孤胜古怪的看了张恒一眼。

    “好吧,你还真是不知道低调。”

    又是赌石,又是拍卖会,那些恨不得要弄死他的人定然会愤怒不已,张恒活蹦乱跳,四处走动,对于他们来说就是最大的挑衅。

    可偏偏通天城有规矩,又奈何不得张恒。

    张恒和独孤胜走了出去,天魔宗长老尾随其后,他很无奈,对于张恒把自己少宗主带坏一事,相当的不爽,因为他觉得独孤胜和张恒厮混在一起,肯定会把天魔宗也给拖下水,但是他又做不了什么,独孤胜并不听他的,也只能把消息禀告给宗主了……

    二人招摇过市,走向拍卖会。

    现在张恒可不是籍籍无名之辈,刚一出现,就被人认出来了。

    “瞧,那就是张恒!”

    有人指着张恒。

    “传说中的张屠夫就是他啊!”

    很多人小心的打量着张恒,很稀奇,就跟看大熊猫似得。

    “张屠夫?”张恒皱了皱眉头。

    “是凤栖州的修行者给你起的外号,说你动不动就杀人,杀人如杀鸡,简直就是个屠夫,传到了这里,大家就叫你张屠夫了。”独孤胜很羡慕,他觉得张恒这个外号相当拉风。

    张恒欣赏不来,则是摇了摇头。

    没多久,二人就到了拍卖会。

    拍卖会场馆是现代化的装修,里面空间很大,足以容纳五六千人,二人刚一进来,就有专人接待。

    “拍卖会的背后势力是四海商行,也是个一流大势力,据说背后还有灵山的股份,说起来也是灵山扶持的,无人敢招惹……”独孤胜低声泄露了个秘密。

    张恒点头,却是联想到了很多。

    灵山有四海商行,其他两个圣地显然也有,这是他们聚拢财富的主要手段。

    “张道友,还有独孤道友,二位也要参加拍卖会吗?”

    一个白发老者冲着二人拱手。

    他有筑基大圆满的修为,精神矍铄,是四海商行的老牌主管,属于经理一样的角色。

    “当然。”独孤胜很客气,说道“至少要有二十万中品灵石才能入场对吧,你现在就可以检验我们的财产了。”

    他准备了个储物袋,里面装了四十万中品灵石。

    “这个规矩是对于旁人的,却不限于二位,独孤道友是天魔宗少宗主,灵石自然不会缺,至于张道友嘛,刚刚发了一笔横财,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老者笑得很和善,从怀中摸出两个金色的牌子,说道“到时候二位凭此进场即可。”

    独孤胜看到金色的牌子,眼前一亮,拱手说道“多谢。”

    张恒也冲着老者拱了拱手,说道“我这里有一样拍卖物,不知道老爷子愿不愿意拿去当拍品?”

    皇极决是赵氏皇族的功法,谁买谁就是赵氏皇族的死敌,四海商行有灵山背景,应该不惧,所以张恒便打算在这里拍卖。

    放在其他拍卖行,只怕是不敢接收。

    “这是何物?”老者接过玉简,脸上带着笑容,神念一扫,笑容顿时僵住“皇,皇极决?”

    “什么,你要拍卖赵氏皇族的命根子?”独孤胜也被惊到了。

    “怎么,莫非老爷子也不敢答应吗?”张恒问道。

    “不是不敢,而是不想惹麻烦。”老爷子深深的看了张恒一眼,摇头说道“四海商行和赵氏的关系很不错,若是拍卖此功法,那么双方脸面都不好看。”

    “也罢。”张恒只能收回玉简。

    老爷子望着二人离去的背影,却是脸色变了好几次,喃喃说道“都说张屠夫胆大包天,果然名不虚传……”

    出去之后,张恒问道“这金色的牌子是什么名堂。”

    “嘿嘿,身份地位的象征呗,到时候咱们可以坐包厢,不用坐在大堂。”

    独孤胜说道。

    “坐在包厢又能怎么样,依然改变不了你是个乡巴佬的事实。”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忽然响起。

    却正是姬战云和段青衣,他们一步步的走来,却是也来拍卖会报名,和张恒撞到了一起。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二人的眼中立即便露出了赤裸裸的杀意。

    “这年头欠钱的人都这么狂吗?”独孤胜见了二人,耸了耸肩膀,嘲讽说道“二位莫非是来还钱的?”

    “还钱?”段青衣冷笑连连,眼里露出怨毒之色“我恨不得把他挫骨扬灰,怎么可能给他灵石?”

    “就是,识相的话,最好把拿我们的东西还回来,或许还能给你一条活路。”姬战云说道。

    “这年头,欠钱的人是大爷啊,居然这么理直气壮。”独孤胜叹息说道。

    “独孤胜,你少在这里说风凉话,我们当时是在生死台上被胁迫了,被逼着写下了欠条!”段青衣可不愿意承认自己是欠钱不还之人。

    “所以下了生死台,马上就翻脸不认账了。”张恒淡淡说道。

    他的目光,却是看向二人身后之人。

    好家伙,足足两个金丹强者守护!

    一个,应该是类似于护卫一样的角色。

    而另一个,威势很重,则是从他们背后势力赶来,准备参加赌石大会的前辈。

    “年轻人这么喜欢在生死台上谈生意,不如和老夫走一趟如何?”姬家的前辈开口,他也在打量张恒,目光很冷。

    “算了吧,冤有头债有主,我只想和姬兄谈。”张恒拒绝。

    “莫非年轻人瞧不起老夫吗?”他威严询问。

    “不不不,我们只是不想欺负老人而已。”独孤胜看着他,一脸嫌弃“你太老了。”

    反正他都不打算出通天城了,自然嘴巴有多损就多损,百无禁忌。

    “天魔宗的小崽子,我和你父亲论道之时,还没有你呢!”姬家前辈目光冰冷。

    “所以说你老了嘛!”独孤胜低声嘟囔。

    “张恒,我就问你,现在还敢不敢和我们上生死台!”段青衣不搭理独孤胜,一直死盯着张恒。

    “我累了,不想上。”张恒摇了摇头,说道。

    “你是怕了吧!”姬家的一个年轻人讥笑。

    “不不不,就是太忙了而已,明天还要参加赌石大会呢,哪有时间跟你们瞎闹。”张恒说道。

    “赌石大会,就凭你这个乡下土鳖也敢参加赌石大会?”姬战云鄙夷说道。

    “我是土鳖没错,但架不住我有钱啊,昨晚上刚发了一笔横财,啧啧,我的灵石拿出来几乎能堆成一座山啊,就算切不出来什么好东西,也能去灵山的赌石坊见识见识,岂不是美哉?”张恒说道。

    二人闻言,气的脸色铁青。

    张恒所谓的这一笔横财,显然正是他们的“馈赠”。

    太虚门的前辈眼中放出冷光,直接一掌拍向张恒。

    “小子,你应该是活腻了吧!”


  https://www.biqiuge.com/book/36921/258942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