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冷王嗜宠:我家王妃初养成 > 第600章 驸马

第600章 驸马


        慕容北辰收到消息,当即就派人往岳丈家送了好几箱子礼物,算是为二舅兄添一些聘礼,也撑一撑脸面。

        而且,他们两人兜兜转转之下,终于能修成正果,这样的结局,每每皆让慕容北辰心底深处阵阵感慨触动。

        他们还有这个可能,而自己,却怕是再没有这个可能了。

        不由得的,慕容北辰想到了另外一个人,说起来,她的亲事……

        那人不是旁人,便正是嘉禾郡主,兮萝。

        圣德帝死前的那几年,也许真的是以前经历了太多事,对亲情太过淡漠,临了兮萝意外寻回,很是激发了他的慈父心肠,每每都要宣兮萝入宫陪他,而每次少不得围绕的一个话题便是招驸马。

        兮萝百般推脱,却依旧是拧不过他,他一直在给兮萝相看各路驸马,高的矮的胖的瘦美的丑的文的武的……

        其筛选范围涵盖各行各业,甚至连那些比兮萝小上许多岁的小伙子,凡是品貌过得去的,都被纳入筛选范畴。

        但是兮萝对此根本没有半分兴趣,她压根就不想嫁人,至少她目前为止根本就没有遇到半个叫她心动的男人。

        她现在这个年纪已经是老姑娘了,但是要她随随便便嫁给一个只知道名字的男人,她宁愿一辈子做个老姑娘。

        京中也有不少人针对兮萝的年龄说事,但是她本性豁达,也根本不在意这些,是以每每也都当做是耳旁风罢了。

        但是遗憾的是,圣德帝在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也没能见到兮萝嫁出去,他最后驾崩的时候,是拉着兮萝的手去了,眼角都依旧含着泪。

        圣德帝的遗愿便是让兮萝不需为他守孝,赶紧把自己嫁出去。

        对于这个多年之后重新冒出来的爹,兮萝一开始是怨怪,毕竟当年若不是他对他们兄妹狠心,她这些年也不需要流落在外。

        之后的相处下来,也许是父女天性使然,兮萝便感到了两人之间的情感羁绊。

        眼下他撒手人寰,骤然离世,兮萝便有了一种瞬间又回到了以前,那种平白无故的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时候。

        因着圣德帝驾崩,兮萝很是消沉了一段时间,慕容北辰让慕容念之上公主府陪她住了好几天,她的心情才稍稍好转。

        原本慕容北辰想要趁着她的那个情绪,再拿圣德帝的遗愿压一压她,自己趁机给她相看驸马。

        未曾想他刚提了那么个意思,兮萝就又翻脸了。

        她悲痛欲绝地大哭,直言自己怎能在热孝期间就妄议亲事?寻常百姓尚且要守一年国孝,自己是亲亲的公主,自然得守上三年。

        她的态度很是坚决,神情很是哀缅,慕容北辰便也暂时歇了要在这个当口给她相看的意思。

        只是,这些年,他自己且好生留意一番,待她口风有所松动,或是三年之后,直接便可成就好事。

        这些打算,他却全都是压在了心里,未曾与兮萝言说。

        怕他要是真的开了口,兮萝又要好生闹上一番了。

        因着景琉的亲事,慕容北辰一时倒是想得远了些,当下他便赶忙吩咐下去,好生留意青年才俊。

        转眼四月,细柳飘扬,春风和煦,放眼望去,各处皆是一片盎然的春意。

        慕容北辰依旧日日精心培养慕容祁然,把朝中各事放手交给他去办。

        慕容祁然小小年纪,可是行事却已经越发沉稳,叫他觉得颇为放心。

        而对于慕容念之,慕容北辰自然便放松许多,更是较为偏疼。

        平日里那些教授礼仪规矩的嬷嬷也尽挑一些性子和软好说话的,绝不想让女儿苦着累着,受半点委屈。

        她自己喜欢练武,他也乐见其成,让她随着自己的喜好来便是,来日也没要做武状元,自然也是不用太过刻苦。

        幸而,慕容念之却也不恃宠而骄。

        以前娘亲还在时她倒是颇为娇气,动不动就撒娇卖乖,连走两步子都恨不得时时刻刻被抱着。

        但是现在,娘亲不在了,前朝那些个迂腐老头子整天都想塞人进来跟她抢爹,慕容念之的危机意识也很强,每天都乖乖巧巧的,凡事以自家哥哥作为楷模。

        她知道自己天分不及哥哥,哥哥能做到十分,自己便尽力做到八分。

        是以,她在学习琴棋书画刺绣女工上,虽然她有些实在不感兴趣,但是也都沉下心来学习。

        每天都要拿着自己最新的学习成果到爹爹面前邀功,甚至主动让他考自己,如此每天刷存在感。

        是以,慕容北辰每每看到这两个孩子,都觉得颇为欣慰,让他原本一片沉郁的天空,也终于是照进了一缕缕灿烂阳光。

        他有了这两个孩子,后继有人了,他的后宫,便绝不会纳任何一个闲杂人进来。

        他知道这是两个孩子一直担心的问题,而早在很久以前,慕容北辰对这个问题便已经有了确信的答案,哪怕那些大臣再如何劝诫,他也不改初心。

        这天,慕容北辰刚陪儿子练了一套拳,手下便前来回禀:柳纪年一行人回来了。

        慕容北辰吩咐让他们先好生修整一番,明天再入宫见他,手下领了消息便去了。

        慕容祁然听到那消息,眼珠子不觉微微转了转。

        他知道柳纪年一行人常年在外面奔波是在找人,他不知道他们要找隐族的其他人,但是他却知道,他们也在找娘亲。

        这一次回来,会不会有娘亲的消息?

        但是慕容北辰的神色却很平静,也没有要立马把人传进宫来问讯的意思,他便也只能把自己的小心思压了下去。

        慕容北辰表面上一片平静,但是实际上,内心却也根本不受控制地一阵阵紧张。

        虽然这么些年来也没有收到过一星半点的好消息,但是人却总是忍不住心生幻想。

        而他自己也知道,柳纪年他们若当真找到了什么了不得的消息,他们给自己传的消息就不会是这般轻描淡写,半分不提。

        既然他们都没有半分提及,想来,今年的情况,定然也是跟往年并无二致吧。

        他终究还是太过奢求了。

        当晚,慕容北辰躺在床上,再一次的辗转反侧,久久难以入眠。

        直到后半夜,慕容北辰刚刚有了一点睡意,窗外却是突然传来了一阵异样的响动。

        慕容北辰猛地睁开了眼睛。


  https://www.biqiuge8.com/book/36916/254136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