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冷王嗜宠:我家王妃初养成 > 第46章 赏赐

第46章 赏赐


        狩猎结束,慕容北辰不出所料以压倒性的优势摘得桂冠,惹得众人纷纷眼红。

        顺德帝容光焕发,笑得开心畅快,当真像个为儿子感到骄傲的老父亲。

        “辰儿想要什么赏赐?”

        慕容北辰拱手一拜,“儿臣闻得鲜昭国给父皇新献了一匹紫燕骝,儿臣甚为喜爱。”

        顺德帝闻言不觉微怔,“那紫燕骝虽是良驹,可却是一匹幼马,身量尚小,于你恐不适合。”

        “儿臣讨要此良驹是为送与旁人做这新年贺礼。”

        众人都不觉一脸兴味,顺德帝更是轻扬起眉,“哦?是何人竟有如此福分,让辰儿这般用心为她准备礼物?”

        凝猫和景瑜的身子都是一震,神情一下都僵了。

        拜托,低调,低调啊!

        慕容北辰嘴角轻扬,神色大方,眸光就这样投向了凝猫的方向,语气不紧不慢,“黄侍郎家的千金玉雪可爱,乖巧伶俐,儿臣偶见之下便觉一见如故,甚是喜爱。紫燕骝身形小巧,送与她再适合不过。”

        话音一落,所有人的目光都刷刷地扫向凝猫,黄天仕的一张老脸也是僵了又僵,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

        景瑜的神色也有些复杂,目光灼灼地看着慕容北辰。景琉则是一副兴奋到爆的表情,看着慕容北辰满脸崇拜。

        哎妈,都说了要低调了,这样当众被“表白”,真的好羞涩!

        一下子,黄家几口人就立马像被人架在灼灼目光下焚烤一般,众人的目光太过炽烈,有种芒刺在背的感觉。

        顺德帝也把目光投向了凝猫的方向,便见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在黄天仕身旁坐着,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分外有神,脸颊粉嘟嘟的,当真玉雪可爱。

        可,这孩子不过就是长得漂亮可爱些罢了,如何能让他这个冷淡疏离的儿子这般另眼相待?若说是生了别的心思,可她未免也太小了……

        顺德帝和煦的眼神中多了几分别样的意味,而更多双眼睛,也都饱含着各种各样的揣测。

        “原来是黄爱卿家的千金,如此漂亮可爱的小姑娘,难怪我辰儿另眼相待。”

        黄天仕顶着各种交杂的目光领着凝猫站了起来,后背已经在暗暗冒汗。

        凝猫也懵懵懂懂地站起,与父亲一道走到正中,匍匐跪拜。

        “小女懵懂无知,能得皇上如此夸赞,得辰王如此厚爱实在让微臣惶恐!那紫燕骝甚是贵重,微臣怕小女福薄,受不起这份大礼……”

        这话说得可半点不假,他真的是大大的惶恐啊!如果可以,他真的是不愿意让他的宝贝女儿出这样的风头,让她跟皇家人有这样的牵扯,可是……

        慕容北辰轻轻看了凝猫一眼,如羽过鸿毛般轻,但眸中却带着一股足够让所有人看清楚明白的柔意。

        “本王觉得她受得起。”

        他轻轻淡淡的一个眼神,轻轻淡淡的一句话,便已经明明确确地向众人表明了凝猫对他的不寻常,即便黄天仕再怎么推辞辩驳,也无济于事。每每与这位辰王对上,黄天仕都觉得肝儿有点痛……

        顺德帝见此,眸中的深意更甚,他不觉再度认真打量起凝猫来。

        顺德帝看着凝猫,神色和煦道:“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凝猫睁着一双大眼睛不躲不闪地望着顺德帝,声音软糯稚嫩,“回皇上,臣女单名一个凝字,清歌凝白雪的凝。”

        顺德帝见她神色不惧不怕,不卑不亢,说话颇有章法,落落大方,心头也添了几分赞许之意。

        “你会骑马吗?”顺德帝又问。

        凝猫摇头,“臣女未曾学过。”

        “那可曾想学?”

        凝猫点头,“臣女想学。”

        顺德帝捋了捋颌下的短须,“那看来,辰王的这份礼物倒是正合你心意。”

        “皇上的宝马良驹为世间难求之上品,非三生有幸而不能得,如此礼物,自然是合心意。”

        朗朗童声,认认真真地说着这等溜须拍马的话,莫名现出一股萌态来。

        顺德帝顿时发出一声爽朗的笑声,眼底眉梢都是笑意,“黄爱卿,你这女儿,小小年纪,不想却是个马屁精。”

        众人都笑了,黄天仕也只能跟着笑。

        凝猫嘴角一勾,也绽出一抹笑来,左脸那颗笑窝一下就跳了出来,甜美馨香。

        这一笑,顺德帝的神色顿时变了变,看着凝猫的眼神凝了一下,又看了看慕容北辰,神色不明。

        凝猫很敏锐地扑捉到了他的神色变化,脸上的笑不觉淡了下去,那汪笑窝就这样消失无形,而顺德帝的那股异常却未就此消失。

        不少人都发觉了皇上的变化,一时都收了笑,有点小心翼翼地静观其变。

        慕容北辰看着顺德帝,笑得别有意味,“父皇,儿臣对黄家小姐一见如故,见了她就好像见到自己的亲妹妹似的,所以才讨了这礼物送与她,父皇不会不允吧。”

        顺德帝看向慕容北辰,神色愈加晦涩复杂。

        片刻,顺德帝脸上才重新现出了笑,“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朕先前已经承诺过,现在自不会反悔。”

        慕容北辰神色泰然自若,施施然行礼,“多谢父皇赏赐!”

        凝猫还未及品读顺德帝那一瞬的失态,慕容北辰就已经旁若无人地对她说:“这份礼物喜欢吗?”

        “喜欢。”喜欢到骨头缝里去了。

        “以后每天都到我府上。”

        “呃?”

        “我教你骑马。”

        “呃……”土豪的家里自带练马场,不解释……

        黄天仕一听就急了,忙道:“多谢辰王殿下,不过殿下日理万机,教授小女骑马这样的小事就不麻烦殿下了,微臣自会请上好的教习师父好好教授。”

        慕容北辰却根本不看他,只对凝猫道:“拜我为师如何?我府上有校练场,除了学骑马,还能教你一些简单的拳脚功夫,防身用。”

        凝猫:“呃……”

        “就这样吧。要好好学。”慕容北辰直接剥夺了她发言的机会,就这样当着所有人的面把他们的师徒关系定了下来。

        黄天仕反倒愣住了。师徒关系?这意味着,他的凝猫安全了?若是师徒,那这辰王就不能对凝猫起那等觊觎之心啊!不然那就是破坏伦理纲常。而且这个提议是辰王自己提出来的,那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辰王这是在给他吃定心丸?

        一下子,黄天仕的心情变得豁然开朗了起来,顿时有了一种解脱的感觉。

        他赶忙就拉着凝猫向慕容北辰行了师徒叩拜礼,当初就把他这个师父给定了下来,凝猫都没来得及发表意见,就这样多了一个教习师父。

        黄天仕一心为解决了心头大患而高兴,可他却忘了,这样一来,他的凝猫跟辰王,以后的纠葛也牵扯不清啊!只是换了一种方式罢了。

        一旁的景瑜眉头紧紧皱着,最后都化成了无可奈何的叹息。

        那个人太强大,只要他想,凝猫就逃不开他的手掌心。这不,凝猫已经被他算计去了。


  https://www.biqiuge8.com/book/36916/225461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