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翻天鉴 > 一百五十五章 倾城倾国

一百五十五章 倾城倾国

  一番长谈过后,袁夭夭将自己的看法尽数讲出,之后便饮着清茶不再言语。

  他的话虽然一如既往的丝毫都不涉及具体的玄功修炼法门,只点出炎黄流传的《八九玄功》与灌江口《真君宫》功法的差异,却已经对张还生大有益处。

  闭目沉吟着揣摩许久,坐在袁夭夭对面的张还生长长舒了口气,笑着站起身来,施礼道:“这几日多谢袁兄的指教了。

  异日吾但有寸进,皆是拜道兄所赐也。”

  “道友客气了,”袁夭夭笑笑说道:“如你这般痴心于修行,又博闻广记者,天下罕见,未来成就必不可限量,我能在…”,却突然被一阵从舱室外传来的,极为嘹亮的声音打断,“我阿含门人、诸位助拳的仁人君子,上场大战之后歇了这两、三日,想来已养足了精神…

  充当斥候的弟子,在数十里外又寻到了一股林间蛮军,一时三刻便可追及,还请大家准备了。”

  “闲了这许久,终于又要再与蛮军交锋了吗,”袁夭夭闻言眼睛一亮,再顾不得和张还生闲话,兴奋的站起身来,“张道友,我上甲板去看看。”,转身大步出了舱门。

  张还生望着他消失的背影,嘴巴里喃喃嘟囔着,“没想到这袁夭夭竟是闻战而喜的性子,难怪他前几日会主动寻上门来,要上法舟结伴去寻林间蛮兵的晦气了…”,也起身出了舱室。

  外面天色有些阴沉,狂风细雨虽被飞舟的护罩拦下,但那萧瑟的寒意却阻挡不住。

  站在甲板之上,看到飞舟上的诸多修士、武者神情又是紧张,又似乎有所期待的齐齐朝船头聚去,张还生皱皱眉头,心中暗想,“最近这三日混迹在阿含派的法舟之上,要不是运气好到匪夷所思,遇见了个极容易说话的灌江口《真君宫》弟子,讨教功法,简直便是无所事事。

  我现在哪有这许多的闲空陪着他们满天乱飞,不如一会和蛮军交锋时装作伤了内腑之气,返回南阳郡…”

  正思索间,突然一旁有人轻声问道:“张兄,大战在即,你却如此精神恍惚,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一会遇到林间蛮军,一番大战之后,这法舟之上怕是又不知要死去几许的修士、武者,因此有些感叹了。”张还生回过神来,摇头叹息,故作感慨的说了一句。

  之后转身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拱手施礼道:“前次与林间人交锋,承蒙襄羽小姐施法相救,我还没有道谢,真是失礼了。”

  近在咫尺的朱襄羽闻言,勉强笑笑,语气隐含幽怨的说道:“前番你和林间蛮兵厮杀完后,紧接着便去寻那灌江口《真君宫》的袁道人,朝闻道夕死可矣也,哪还顾得上谢我…”

  话讲半句,她似乎察觉自己语气有些不对,突地一顿,话锋一转前言不搭后语的说道:“不过讨教功法乃是正事,所以这几日我也没去找你,总之你也不用觉得失礼,便是这样了。”

  张还生虽然觉得朱襄羽话说的有些语无伦次,却也没太在意,随口道“你不怪我就好。”

  而离别之前,看他一如几日前那漫不经心的样子,朱襄羽心中却升起股无名怒气,任性的脾气一下发作起来,突兀的开口问道:“张道友,你觉得我的容貌如何?”

  这话说的毫无因由,张还生愣了一下,下意识的看了看朱襄羽那连清秀都称不上的脸庞,张张嘴巴,却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能干笑着道:“襄羽小姐心生七窍,腹有锦华…”

  “你再来看。”朱襄羽双手掐诀,也不知使了个什么法术,傲然开口打断了张还生道。

  说话间,一层纯白的雾气从她面庞、身躯之中透出,几息过后,缓缓散尽,露出一张五官、身姿毫无可以挑剔之处,堪称风华绝代的清丽佳人来。

  张还生虽然正值青春年华,又位高权重,但因为自幼便在佛寺中长大,读多了‘红颜即骷髅’的经书,修炼的三大根本功法中又有两门是顶阶的释教法门,所以一向不重女色。

  可即便如此,看到朱襄羽的本来面目也不由得目瞪口呆,嘴巴里不由自主的轻声吟出了梦中红尘里的一首小词,“舟上有佳人,绝世而独立。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再难得!”

  朱襄羽听到这短词,眼睛顿时一亮,嘴巴里喃喃自语的品味着,“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一顾倾人城,再顾…”,只觉得自己从出生到现在,听到的所有赞美,都不及这一句半分,不由得火气全消,恢复了正常神态。

  宛如朝阳初现般的灿烂一笑,她柔声说道:“张兄未免过赞了,所谓‘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实在愧不敢当,亦不是我之所求,一人的容貌乃是上天注定,修为、才学却需自己努力…”

  “襄羽小姐见事果然透彻,”张还生闻言回过神来,有些尴尬自己刚才被朱襄羽色相所迷,急忙胡乱插话应和道:“自古以来越是绝色佳人,便越不可单单以色侍人。

  比如夏之褒姒,周之妲己,传说彼时天下美人无出其右者,可天子得之却江山倾覆,皇朝鼎革。

  你还是快快将面目掩住,还变回原来其貌不扬的样子为好。

  对了,你上次救我时使出的那道光罩和这法舟的‘烈阳罩’极为相似,可是用了我们之前在甲板上解析的那道‘光焰演化纹’吗?”

  朱襄羽听到这番话,脸色阴晴不定的良久无语,最终表情黯淡的从怀中取出一个青色玉盘道:“适才我接到了族中长辈传讯,令我马上回家,否则便要亲自现身来法舟上捉拿。

  我本来想着就算打断你与那袁夭夭的论法,也要与你告别,结果没想到竟在甲板上遇见了你,所以便多聊了几句,却,却,唉,总之现在算着时间已至,我要走了。

  你如果还想见我,与我聊天、饮茶,谈论符文之密,便收下这玉盘,等有一日这玉盘变得炙热无比,表面由青转赤之时,将其摔碎,你我便能,便能再会。”

  https://www.biqiuge.com/book/26077/3660072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iqiuge.com